上传:divcms | 下载全本 | 书籍资料页| 上传书籍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红粉仕途_第94章

作者:雨落青荷 大小:4078K 类型:官场 时间:2013-05-07 14:49:33
        的,这伙人,少说也有几十个,哪一个人身上的罪,不得判个几年的。
       “既然是这样,那么,咱们就拼一把吧。”黑大汉是铁定不想进看守所的,到了那里面,可以说,他说什么就没有人听了,而且,公安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的,扒出了他以前的罪,那可是要收拾死他的,而且,他也是真的心虚,想来,他混到这个位子,手上没有几条人命,那还叫混吗?
       “拼?怎么拼啊?”余涛只是看了一眼黑大汉,他眼中的余光,就扫到了黑大汉的一个同伙的身上,他己经弯下了自己的腰,想要捡起地上的手枪,说时迟,那时快,余涛手中的枪一转,直接的打到了他的腿上,然后,就听到了一阵类似于狼嚎的叫声。“谁要是再敢动,你们的结果,就是这样子的。”余涛虽然年轻,可是,他的水平,那可是不低的,他如此一举,果然震慑到了那几个想要动手的人。
       一阵的警笛之声,由远及近,余涛听到了以后,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的笑容,看来,他不用这么紧张的对峙了,因为,夏涵己经给他派过来了人了,这一次,还好,他没有丢了夏涵的脸面啊。
       黑大汉自然是也听到了这么一阵的警笛之声,他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看来,他的气数己然是尽了啊,他仿佛是在自己的眼中,看到了他以后的铁窗生活,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又是那么的不甘心,他突然间,从自己的裤子的兜里面,取出了一把小型的手枪,对准了余涛的腰部,就想要打上去,他的动作,落入了一个公安同志的眼中,这个公安同志,毫不犹豫的拿起了自己手里面的枪,对准了黑大汉将要抬起的胳膊,准准的一枪,然后,黑大汉吃痛。扔了他手里面的枪。
       余涛在听到了枪响之后,一下子惊出了一脸的冷汗,他的生命,在这个时候,进行了一场生与死的较量,如若不是这个同志出手及时的话,想来,他的小命,也将要不存在了。
       “啪。”又是一声枪响,十分的干脆,划出了宁静的夜空,所有的人,全部的惊了起来,刚才那个出手救了余涛的公安同志,直接的倒下了他的身体,他所受的那一枪,正中了他的太阳穴,出手那叫一个稳准狠,甚至所有的人,都没有看得到是谁开的枪,这么神奇的一枪,就这么的要了一个公安同志的性命。等大家终于惊讶过来的时候,才看得到,原来,那个开枪的人,竟然是人群中一个最不显然的人,因为,他站在了最边儿上,天色又黑,所以,他捡起枪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发现,他手中的枪,还在泛着一种青烟,仿佛是如同刚完成了他的使命一般的光荣。
       余涛的眼中,出现了一种怒火,他眼睁睁的看着刚才这个救了他的生命的同志,就这么的完结了他的生命,这么年轻的生命,在他的眼前,直接的倒了下来了。自古以来,兵与匪,就是势不两立的,余涛分明不想轻易的去要谁的生命,可是,自己的同志,自己的战友,就这么的死在了自己的眼前。
       “同志们,给我毙了他,妈的。给我下狠手,如果谁再反抗,打死。”余涛再也忍不住了,作为一个领队,他必须要把握全局,杀一儆百,这样的策略,还是相当的有用处的。他在说刚才这么一句话的时候,有一种大喊的感觉。
       几个同志们,全部的抬起了自己的枪,射向了那个开枪的人,他们亲眼看着自己的战友为了正义,为了任务,为了雾城百姓的安定,献出了他宝贵的性命,所以,他们再也不能轻易的手软了。这样的大仇,是必然要报的。
       正在这个时候,夏涵派来增援余涛的人,也终于在这个时候,完全的赶到了,来的这一伙人,是一伙武警,他们的功夫,自然是相当的了得的,而且,还是全副的装备,也不过是半分钟的功夫,就将这伙人完全的围了起来,就算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终于,在这个时候,余涛完全的松了一口气,他重重的放下了自己手里面一直紧张握着的枪。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那个倒下的同志的身前,不顾及他身上的血迹,直接的抱起了这个同志,他的脸色,那样的凝重,这是他的战友,而且,他的这个战友,为了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所有的一切,都化成了一股子从心里面泛起来的悲痛之中。
       “谢谢你,你是好样的,你是同志们的好兄弟,好战友,雾城人民感谢你。”余涛的眼泪在这个时候落了下来,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此时的眼泪,却是那样的伟大。
       几十双手,在控制了这伙人之后,全部的举了起来,冲着这个牺牲的公安同志,行了一个标准的礼。
       战争就是要有牺牲的,这样的行动中,流血事件是难免的,虽然如此,可是,同志们依然难以接受他们的战友,他们的兄弟,就这么样的离开了他们。
      
      
      
      
       366我要近近的陪着她
       省委疗养院里面,此时的夜色,是一片的灯火辉煌,付玉良坐在轮椅之上,他苍白无力的眼神,看向了雾城的方向。虽然,他现在的人在省城,可是,他的心却在雾城,因为,他知道,在今晚的雾城,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发生。
       原来的时候,他是多么的想呆在夏涵的身边的,可是,他的身体,却这样的不争气,现如今,他只能是坐在轮椅之上,静静的看着雾城的方向,这样的守候,真的是相当的感人的,可是,夏涵却不知道。
       小护士拿了一个薄薄的毛毯,搭到了付玉良的身上,她是付玉良的陪护,是组织上为付玉良安排的。这个小护士就搞不懂了,本来,京城的医疗条件一切都好,可是,她却理解不了,在昨天的时候,为什么付玉良坚持要回福青省。
       在这个时候,门应声而开,走进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这个男人,正是省委的满堂书记,他的脸色,也不怎么的疲倦,好像有什么事情在牵挂着他的心一样,他远远的看了一眼坐在阳台上的付玉良,看着他削瘦的背影,那般的孤独。突然间,满堂书记的脸色,就变得有一种同情了。此时,不管是谁,都会有这种同情的感觉的。
       “京城的条件都好,为什么非要回福青省呢?”满堂书记对着付玉良的后背,轻轻的说了一声。付玉良应声转过了自己的头,这是他从去京城做完了手术后,第一次见满堂书记,也是见的福青省的唯一的一个人,这么多年来,他与满堂书记虽然是上下级的关系,可是,更多的时候,两个人,却是一种彼此深信的友谊。
       “京城再好,还是别人的地方,福青省才好,有我存在过的气息,有我熟悉的人,所以,十分的亲切。”付玉良的声音,格外的沙哑,也十分的无力,满堂书记认真的听着他说话,好像才能只清他说话里面的内容。
       “是啊。我理解你。”满堂书记郑重的拍了一下付玉良的肩头,他一拍,就摸到了付玉良肩膀上的骨头,想当初,付玉良可算得上是一个微胖的人,如今,却成了这样,看来,那句话说的还是对的,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死,况且,付玉良现在的病,还没有去呢?虽然,付玉良的官道,一直是他提拔起来的,可是,这么多年,他并没有把付玉良当成是他的下属来看,他们中间的友谊,是不能用这样的关系形容的。
       满堂书记推起了轮椅,将付玉良推到了屋子里面,他的心里,十分的不好受,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付玉良在做完了手术以后,不见任何人,以他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合适去见人的。
       “我们好久没有下棋了,要不,杀一局吧。”付玉良的脸上,出现了笑容。他的脸上,因为突然间的瘦下了,多了好多的皱纹。
       “好,咱们就再战一局吧,这一次,是收局了。”满堂书记示意了小护士,去摆上了棋局。
       长久的沉默,付玉良想要去问些什么,可是,却不知从哪里开口,满堂书记好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轻轻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雾城今晚上有行动,而且,是大行动、”他的话,虽然是说的十分的轻,可是,却有一定的力度,是的,因为雾城今天晚上有行动,所以,他一直在省公安厅,呆到了这个时间,听雾城方面的汇报,这才到了这个时间来看付玉良。
       “有她在,你是可以安心的。”付玉良是相信夏涵的,他相信,没有夏涵处理不好的事情,虽然,雾城现在的局势十分的紧张,可是,如夏涵那般优秀而聪明的女人,什么事情是她所能摆不平的呢?
       “是,我可以安心,她真的是一个优秀的党员。”满堂书记接了这么一句话,给了付玉良一个肯定,他们心照不宣,都知道彼此口中的那个她指的是谁。
       “我的马要过河了,书记,你可得小心了。”付玉良伸手,将他的马挪到了河边儿。他和满堂书记下了这么多年的棋,很少下到结局的时候,因为,他们的心事,都是那么的重,从棋中,就可以看得出他们的政治手段在哪里,作为一个在官场上打滚这么多年的人来说,宠辱不惊就是他们所有的面部表情。
       “你提前动了马,和她的招数一样。”满堂书记的话里面,意有所指,他不是一个笨人,想来,虽然他对于男女关系的事情,看得并不怎么的透,可是,与付玉良这么多年的交情,付玉良心里面想些什么,他还是明白点儿的,想来,如果,付玉良不是过份的关心夏涵的话,他也不会拖着自己的病体,回到福青省。
       “动马有动马的道理。”付玉良接过了这么一句话,棋局上的棋,又轮到了他,他抬手,终于将他的马过了河。
       “是,你说的很对,玉良啊,我现在想想,我是真的老了,你们年轻人的心思,我是真的不懂了。”满堂书记的话,意有所指,也是的,两个底蕴深厚的人在一起聊天,他们从来就不说过多没有用的话的。
       满堂书记的这么一个老字,勾起了付玉良心中的种种,当初的时候。他不顾他与夏涵之间年纪的悬殊,走到了一起,如今,当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保护夏涵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特别是这么一场突如其来的病,让他更是有心无力,这样的惭愧,怎么可以说得出来呢?
       “我不老,可是,我却不能陪她走到生命的最后了。”这是付玉良第一次用这样的话和满堂书记说话,也是付玉良第一次在别人的面前,公开他曾经与夏涵的关系,他的话,说的格外的无奈,细看之下,仿佛可以看得到他眼中的眼泪。如果他可以活着的话,他一定会陪着夏涵走到生命的最后的,可是,现在,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满堂书记端了一杯茶水,喝了起来,他打算好好的坐在这里,想要仔细的听一个故事,这个故事里面,只有浓得如同咖啡一样的感情,没有工作的压力,没有任何的干扰。
       “我想听听你和她的故事,好吗?”满堂书记认真的看起了付玉良的眼睛,他与付玉良相交这么多年了,在他的眼中,付玉良就是一匹黑马,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付玉良会为什么样的事情而有这样的神色,如今,也许,他的生命将要走到尽头的时候。他才会有这样的伤感。
       “怎么开始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我对她的感情是真的,她对我的感情,也是真的,在我的有生之年,我能与这样的一个女人相识过,相恋过,我是知足的。”付玉良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满足的神色,提起夏涵,他就会笑,这种笑,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笑。
       “感情的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夏涵是一个好孩子,你与她,也是真的般配。”满堂书记说的是实话,两个人,都是相当的优秀的,相处在一起,产生感情,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现在说这些都己经晚了,我的生命,快要结束了,我还拿什么,可以与她相配呢?”付玉良的相当的无奈,也格外的伤感,人走到了这个时候,怎么能不伤感呢?特别是付玉良,他不但伤感,他还是十分的纠结,因为,他想让夏涵陪在他的身边,可是,他却不能,因为,他不能用自己的自私,而毁了夏涵的一辈子。这便是他的无奈。
       这样的爱情故事,那是相当的凄美的,两个相爱的人,彼此的心中,有着对方的位子,可是,却又不能走到一起,这样的无奈与纠结,是任何人也不能体会的。
       “爱一个人,就是要她好好的,你所做出的决定,我是明白的,在你住院的期间,她一直在打听着你的事情,可是,我没有告诉她,原谅我的自私吧,一是雾城的工作上面,的确需要她,再一个是,你不让我告诉她,所以,玉良,既然你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你只能是痛苦了。不过,她也是为了你,把雾城的任务,提前了几个月执行,想来,她也是相当的牵挂你的。”满堂书记当然明白夏涵提前行动的意思,想来,她这么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让付玉良一个人扛起来这一切呢?
       “你怎么就同意她提前行动了呢?这本来就是一场冒险,雾城的情况,别人不清楚,您还不清楚吗?书记,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在这个时候犯糊涂呢?”作为一个下属,付玉良在这个时候,责怪起了满堂书记,夏涵提前雾城的行动,无疑会增加许多的难度。
       “是,我是不想让她提前行动,可是,有用吗?她和你是一类的人,就比如说吧,我让你在医院里好好的休养,你有没有照我的话去做呢?你不是还是回到了福青省吗?”满堂书记说的是事实,夏涵心里面的那点儿思路,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的,必竟,他在夏涵的面前,那可是算得上是一个长辈了。
       “我只是想近近的陪着她,我不想让她一个人扛起雾城的担子。”付玉良无奈,是啊,夏涵他能不了解吗?向来就是一个冒险的女人,如今,为了他,她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去做呢?
       “也许,从一开始,你就错了,你不见她,不告诉她实情,只会让她更加的慌乱,更加的着急过问你的去处,这样,不光是折磨你自己,也是在折磨她。”满堂书记说着,是啊,爱情这个事情,本来就是一把双刃剑,伤到了别人的同时,也会毫不留情的伤到自己。
       “我只是不想让她为我过多的操心,时间,可以抚平一切的,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她会渐渐的忘记我的。”付玉良所有想的一切,都是为夏涵好的,他不想让夏涵伤心,可是,夏涵能不伤心吗?
       “你啊,在工作上面,是一个顶尖的聪明人物,可是,你在感情上,就是一个笨蛋的家伙。”这是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以来,满堂书记第一次骂付玉良,想想,一个自己深爱过的人,是可以轻易的就忘记的吗?如果可以忘记的话,那么,夏涵也不会提前行动,付玉良也不会从京城回到福青省的。
       “我所能为她做的,只有这么些了。”付玉良相当的无奈,他抬起了自己的脸,看向了外面的天空。天色,依然是那样的暗,虽然是灯火辉煌,可是,付玉良还是看到了天空中的那一份阴霾。
       “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听雾城的工作报告了,那边儿的消息,一切平稳,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但是,今晚,雾城一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了。”雾城的行动,牵挂着太多人的心,想来,满堂书记也是睡不着的,本来,他是打算亲自去雾城守着的,可是,后来一想,如果他去了,无形中就给了夏涵一些压力,到时候,也会影响到大家的行动的,所以,他还是作罢了,只能远远的听着雾城的行动情况了。
       “她不睡,我也陪着她吧,我相信她一定可以打一个大胜仗的。”付玉良在自己的心内,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儿,他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一夜不睡,对于他来说,己经是一件吃力的事情了,可是如今,他的心中乱如丝麻,他怎么可以睡得着呢?
       放夏涵一个人在雾城那样的地方打仗,他真的不放心,虽然,他远远的陪着夏涵。可是,他依然还是不放心。这便是人与人情到浓时的牵挂。
       “既然这么牵挂。就见见她吧,也不用自己这么的纠结了,玉良,人活一辈子,不能让自己的人生过于遗憾了。”满堂书记提醒着付玉良,如果想她,就去见见她,这一见,也不代表什么的,只要知道彼此安好,比什么都重要的。
       付玉良沉默了,他看着远方的天空,他的心里所想,全让满堂书记猜中了,他何尝不想去见夏涵呢?可是,他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用现在自己的情况,面对那么一个如花如玉的女孩儿,他拿什么可以再爱夏涵呢?不,他己经失去了爱夏涵的资格了。
       付玉良取下了戴在他头上的帽子,让满堂书记看他的头发,因为手术过手,需要做化疗。所以,他的头上,头发己经不怎么多了,特别是在帽子摘下来以后,付玉良的整个人,更是显得格外的苍老,仿佛是如同一个老头一样。满堂书记的眼中,闪现过了一种惊讶的眼光,虽然,他知道,这样的手术过后,头发会掉,人也会完全的苍老下去,可是,当他看到付玉良的时候,他还是有一种接受不了现实的感觉。
       “书记,你看我现在的样子,还有什么资格,再去和她在一起呢?就算是真的见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我只想,把我最年轻,最帅气的样子,表现在她的面前,就算是有一天,我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也愿意让她记得我最美好的时候。”终于,付玉良无奈的说出了他的话,他的脸上,流下了两行眼泪,看起来十分的浑浊。
       “好吧,我理解你了。”满堂书记长叹,这世间的人,男人与女人,都是一样的,女人会很自私,男人也会的。只不过,他们的自私,不会轻易的表现出来罢了。
       “满堂书记,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我有什么话也只能对你说了,如果,这一次的任务,她没有做好的话,希望,你们可以正确的对待这件事情,给她一条后路。”付玉良的担心,不是不无道理的,这世间的事情,不是谁说成功就可以成功的,失败是随时都会存在的,所以,付玉良在这个时候,还想着为夏涵寻求一条后路。
       满堂书记深深的看着付玉良,此时,在他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真的是十分的可怜,可是,满堂书记却又想不起用什么样的话来安慰他,因为,满堂书记想说的话,他全部都懂,就算是满堂书记说出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你好好的养着身体吧,明天就回京城吧,必竟,那里的条件比咱们这里的要好许多,你呆在京城我也放心,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看你的。”满堂书记站了起来,他见付玉良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因为,他的心中,也还牵挂着雾城的事情。他需要去公安厅一趟,看看有没有什么从雾城发过来的最新的消息。
       满堂书记虽然是没有回答付玉良的话,但是,付玉良也算是听出来了,他用这样的转移,给了他一个平静的交待,就算是夏涵在这次雾城的行动上,有什么失误的地方,他们也不会对夏涵有任何的惩罚的。
       看着满堂书记出了他的房间的门,付玉良轻轻的笑了起来,他仰脸,将自己眼中的眼泪生生的咽了回去,男男女女,女女男男,在一起的时候,总归是要生出感情的,可是,生出来了感情以后,就是无休止的折磨,爱情这个东西,虽然是十分的甜美,可是,也是十分难让人下咽。
       付玉良并非常人,他一定可以咽得下去的,他抬眼,再一次的看向了雾城方向,天空中,他好像是看到了夏涵的脸,那样的可爱,在冲着他轻轻的笑着。
       “丫头,我离你好近,你可以感受得到吗?”付玉良现在想对夏涵所说的话,夏涵是听不到的,所以,他只能是自言自语了。
      
      
      
      
       367收网(四)气数己尽的黑九
       监控室内,夏涵的脸色,终于完全的平静了下来,在她的脸上,出现了一种笑意,刚才的时候,余涛打过来了电话,汇报了他那边儿的情况,有了省城武警总队的帮助,余涛竟然利用为数不多的人,将黑大汉的人,全部的擒获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好消息。
       “夏市长,现在,我们的行动己经在获成功了,今天晚上,己经将黑九的主要力量打垮了。”不但夏涵是高兴的,张副局长也是高兴的,今天晚上,他的心,如同夏涵的一样,都是紧紧的揪在了一起的。
       “好情况,马队长,是时候咱们上场了。”夏涵看了一眼武警总队的马队长,那叫一个高兴,刚才的胜利,只是一个小胜利,现在才是真正的一场硬仗。
       所有的人,都不解的看着夏涵,向来都知道,夏涵不是一个依照常理出牌的人,今天的她,又想做什么呢?
       “随时听候调谴。”马队长站了起来,他和他的人,己经是等了一个晚上了,终于是到了他们上场的时候了。
       “好,那咱们就准备出发吧。”夏涵的心中,胸有成竹,只要是到了她这里,就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对于今天的这场仗,她有必胜的把握。
       “好。”马队长应了一声。去安排自己的人了。
       张副局长看着夏涵的表情,突然间,他好像是明白了些什么一样,原来,夏涵迟迟不安排马队长的任务,看来,夏涵是打算亲自领这队人了,而且,夏涵的对手,还是直接的面对黑九。
       “夏市长,不行,我不同意你领队。”张副局长直接的站了出来,在这次行动以前,夏涵可是当着领导的面保证过的,她是不会轻易的领队的,现在,看这情况,夏涵是必须要站出来的,对于夏涵这样的女人来说,不让她站在第一线,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黑九是一个难缠的家伙,我必须要亲自对付他。”夏涵知道黑九的实力,今天的这一仗,那可是相当的严俊的,她是不能掉以轻心的,而且,黑九也只有见了她的时候,才觉得有对手来了。
       “不行,我去,你不能去。”张副局长的脸上,露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坚定,他己经年过五十了,虽然年纪有这么大了,可是,他从来也没有怕过谁,而且,在以前的时候,他一直是冲在第一线的,相当有作战的经验。
       “我己经安排好了,张副局长,这里的事情,交给你了,你全权指挥吧。”夏涵直接的回复了张副局长,她的话语之中,有着一种不容反抗的坚定。“四队,现在听我的命令,加强各个路口的防卫,不能放跑一个人。”夏涵给秦宇下了一个命令,按理说,秦宇是公安厅的副厅长,级别自然是要比夏涵的高,可是,今天夏涵是总指挥,而且,秦宇在来之前,也是和吕彩莲作过保证的,他必须完全的服从夏涵的吩咐。
       “是,保证完成任务。”秦宇在耳机的那边,清晰的回答了夏涵。
       “夏市长,我还是不同意你领队。”张副局长站到了夏涵的面前,领队的任务,那可是相当的有危险的,这几年,夏涵受的伤,己经是不少了,她不能再出一点儿问题了,而且,夏涵己是雾城近些年。少有的手腕比较硬的领导了,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是不希望夏涵出事儿的。
       张副局长的话,自然是落到了秦宇的耳中,当时,他就紧张了起来,这个时候的他,正在街上执勤,不能放跑了一个可疑的人员,当他听到张副局长的这句话的时候,他直接的叫了起来。
       “夏涵同志,我不许你领队。”秦宇的生意,自大屏幕下方传了出来,他是不能轻易的看到夏涵出事情的,想来,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情愿自己替夏涵去承受这一切的一切。
       “秦厅长,你来的时候,我记得,你是说过的,什么事情都服从我的命令,不要再多说什么了,张副局长,你在这里照顾好一切吧,等这件事情了了,我会提名让你干雾城公安局的局长的。”夏涵直接的给张副局长做出了一个保证。夏涵的心中,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儿的,如果,可以的话,在这件事情了结了以后,她就会放弃一切去陪付玉良的,那么,雾城公安局局长一职,由张副局长担任,那是最合适不过的事情了。
       “夏市长……”张副局长还想再说什么,可是,他却没有什么话可以劝得到夏涵了,同样,在耳机那边的秦宇,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夏涵最后看了一眼同志们,然后,她站了起来,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警帽,戴到了自己的头上。她的眼中,充满了一种希望,就好像,她己经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一样。
       她走到了门口的时候,突然间,吴秋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挡下了他的去路,此时的吴秋生,也己不再是当年的吴秋生了,他己经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警察同志了。
       “夏市长,不好了,刘东振的信号断了。”一直以来,在雾城公安局内部,只有吴秋生与夏涵两个人知道刘东振的真实身份,这一切,也不过是为了保证刘东振的安全罢了,吴秋生的话,直接的让夏涵的心内紧张了起来,可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继续寻找,一定要保证我们卧底人员的安全,不顾一切的救出他们。”夏涵还是相当的顾及刘东振的生命安全的,必竟,刘东振为了这个行动,付出了太多。
       “是。”吴秋生说完了话以后,夏涵直接的出了监控室的门,她的身后,李琳琳与张副局长显得格外的紧张。今晚的雾城,注定是一个难以平复的夜晚了。
       “琳琳,咱们也得紧张起来了,吩咐一队和二队回来的人,随时准备待命吧。”张副局长看了一眼李琳琳,他安排了起来,这里的一切,全部的交到了他的手中,他必须要好好的为雾城人民,打一个胜仗了。
       城外的一个别墅里面,黑九一伙人,低头坐在那里,仿佛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样,所有人的心情,看起来都不怎么的好。
       “老黑己经出去救人了,可是,现在也没有个消息,九哥,我们下一步怎么办啊?”一个一直守在黑九身边的人,问着黑九,此时的黑九,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看起来,他好像是老了许多一样,原来,因为事情揪心的人,并非是只有夏涵一个。
       “怎么办?老子知道怎么办啊?以前的时候,你们一个一个的,都会站出来瞎诈呼,现在呢?遇到了事情就问老子?”黑九的脾气,那可是相当的大的,想来,他的势力。在一夜之间,完全的被夏涵打垮了,而且,在这件事情之前,还没有一点儿的风声,让他有了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夏涵这个女人,终他的印象,真的是一个狠角色。
       “十哥呢?还有刘哥呢?他们都去了哪里啊?平时的时候,不是他们的点子最多吗?”另外一个人,提起了一直没有出现的刘东振和小十,这两年,他们两个,己经成为了黑九手下最为得力的人选了。
       “不知道啊,今天晚上,一直没有见他们的人影。是不是出去投降了呢?”所有的人,都是十分的着急的,在这个时候,想到了这些,也不足为怪的。
       黑九听到了这句话以后,那叫一个生气啊,想来,他看人还是看得相当的清楚的,这两年和小十刘东振的相处,他试探了多次,可是,却没有试探出什么来,现在,有人说他们两个出去投降了,在黑九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正在这个时候,一身黑九衣的小十,突然间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他的脸上,十分的着急,好像是刚才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一样。
       “九哥,我回来了。”小十的表情,依然是十分的平淡,他这几年,己经学会了宠辱不惊,为的就是可以得到黑九十成十的信任,如今,他真的做到了,在这个时候,黑九也依然没有发现他的身份、
       “你去干什么了?这么晚才回来。兄弟们正等你拿主意呢?”黑九是十分的信任小十的,想来,他与小十的交情,那可是过命的交情,如果,他再不信任小十的话,那么,就没有人再可以去让他信任了,可是,小十,他的本名,并非是小十,他是一个公安的卧底,他有他自己的任务。
       “我去找了个地方,把小姐安顿了一下,必竟,她还小,不能让她看到这一切。”小十说的话,十分的中肯,就算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么,也不能影响到孩子的,黑九的女儿,只不过是一个孩子罢了。
       “兄弟,谢谢你了。”黑九在这个时候,最担心的,还是他的女儿,可是,这个时候,他却出不去了,他不能为了自己的孩子,放弃这么多的兄弟与不顾,那样的话,他以后还如何能在江湖中立足呢?而且,这些兄弟们,哪一个都是跟他这么多年的人。
       “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就算是我出了什么事情,也不能让她出事情的。”小十是真正的看着黑九的女儿长大的,人与人相处的久了,自然是要生出感情来的,况且,那个女孩儿,只是一个孩子罢了。
       “嗯,下一步,咱们怎么行动啊?”黑九完全的没有了主心骨,这是从他混江湖的历史上,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难题,他的对手是夏涵,所以,他不得己的要小心的应对了。
       小十沉思了一下,他的表情,十分的严肃,这个时候,他是必须要亮明自己的身份的时候了,可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他也为了他没有得报的仇恨,所以,他还得再忍一下了。
       “我刚才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刘哥,他领了几个兄弟,正打算出去打听一下情况,九哥,外面的情况不明,我们不能轻易的动手的,要知道。雾城方面,今天是动了实力了,车上的警察,那可是十分的多的。我们必须要小心的对付了。”小十提醒着黑九,就算是不提醒,黑九也是明白的。
       等待的时间,显得是那样的漫长,此时的房间内,真的是一片烟雾缭绕,所有的人,都紧张的等着黑九下命令,难不成,今天只能是拼一把了。
       沉默了好久,黑九终于是按捺不住了,他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兄弟们,现在的情况这么紧张,我们收拾东西,不行的话,和他们决一死战了。”黑九口中的他们,自然是指的是雾城公安局的同志们了。
       兄弟们是纷纷的站了起来,准备着手里面的枪,这个时候,他们己经是没有了出路,等着也是一死,不如出去拼了,最起码,还是一条汉子。
       小十一看这样的情况,他紧张了起来,他己经和刘东振达成了共识,他在这里安抚着黑九,等刘东振将夏涵的人引到这里来,如果,黑九真的要领兄弟们出去的话,那么,就会让人员分散,到时候,这伙人,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拿下了,雾城公安局付出的努力,就会更大了,而且,还会多出许多平白无故的牺牲了。
       “九哥,咱们不能这样硬拼,我们得保证这伙兄弟们的安全,他们的身上,可都是有案底的人,不能落到公安的手中的,还是再等等刘哥吧,看他打听回来了什么消息,到时候,咱们再想应对的办法。”小十一下子站到了黑九的面前,挡下了他欲要出门的脚步,黑九的脸上,一阵的凝重。
       此时的他,仿佛是己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了,外面的警笛之声,还在响着,就好像,随时会冲破他的别墅的门,打进来一样,到时候,他们这伙人,就会成为瓮中之鳖了,想要逃,也没有任何逃的机会了。
       “十哥,咱们还是拼一下吧,我们兄弟们,都不想当缩头乌龟。”一个兄弟站了起来,他对着小十说着,这个时候,再不拼,己经没有机会了。
       “九哥,你要想清楚,敌我情况不明的时候,是最容易失败的。”小十分析了起来,这样的分析,只不过是为了安抚黑九,让他最好是按兵不动,这样,才能为自己人创造机会。
       “小十,情况己经很清楚了,兄弟们己经说过了,夏涵这女人,己经端了我们的赌场,还把城外的别院给端了,而且,好多的货,己经落到了他们的手中,老黑现在还没有回来,情况怕是也不会太好了,我们再等下去的话,只能是成为他们手中的鳖,我黑九,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呢?”黑九大叫了起来,他推了一把小十,想要把小十推开,这个时候,他己经有了自己的决断了,兄弟们可都是看着他行动的,他不能让兄弟们吃亏的,就算是他拼死,也要给兄弟们一条活路。
       “九哥,你糊涂了不是?”小十现在真的发现,自己没有办法说服黑九了,可是,这样的情况这个样子,就算是他再怎么说服,也起不到一点儿作用的,如果再说下去,他可能真的要暴露了。
       “怎么着啊?十哥,你是不是怕了呢?要是怕了,兄弟们绝不拦着你,你去逃命去吧。”一个兄弟,也站了出来,他刺激着小十。
       小十低下了自己的头,他还不能暴露,因为,这个时候,他一旦站了出来,和黑九对峙起来,那么,他绝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到时候,他的妹妹,就真的是白死了。他必须要活着,为他的妹妹复仇的。
       “我十哥,跟了九哥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当过怂蛋,既然兄弟们心意己决,那么,我也只能是跟着兄弟们一起了,就算是死,大家也要死在一起,九哥,我同意你决定的事情。”小十没有办法,也没有选择的地步了,他必须在这个时候,选择和黑九站在一起的。
       “好兄弟,哥哥没有看错你,兄弟们,收拾一下,我们出去和那些公安们拼了。”黑九鼓动着大家的士气,此时,他己经是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九哥,我再说一句话,这个时候,情况与我们不利,我们也不能硬碰硬了,如果,兄弟们可以有逃出去的机会的话,尽量的逃出去,到时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小十的这话,无疑是对黑九好的。虽然,小十说这话的时候,并不是他想要真心的说的,因为,只有这伙人用完全的力量抵抗,自顾自的逃命,才能保证黑九可以顺利的落网。
       “小十,你说的对,兄弟们,都听十哥的,尽量少开枪,减小自己的目标,如果,可以逃出去的话,尽量逃。”黑九如此的吩咐着他手下的人,他一点儿也没有觉察到小十的心意。
       “不,十哥,就算是死,我们也要和您死在一起,决不一个人逃走。”兄弟们这个时候的心还是相当的齐的,他们离了黑九,就没有生存的希望了,这么多年,他们跟着黑九,可是过了不少的好日子。
       “好兄弟们,咱们这就出去,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黑九下令,众人拉开了别墅的门,向外面走去。
       别墅的高墙外,响起了一阵一阵凌利的警笛的鸣叫声,雾城的今夜,注定是一个血腥之夜了。
      
      
      
      
      
       368收网(五)收黑九
       正当所有的人,冲出这个别墅的门的时候,这个时候,刘东振领了几个人,慌张的跑进了院子里面,进来的时候,刘东振与十哥进行了一个眼神上面的交流。
       “老刘,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黑九看了一眼刘东振,这个时候,外面的警察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己经完全的断了与外面的联系了,所以,对于外面的情况,自然是不怎么清楚的。
       刘东振悄悄的将自己手中的枪,紧紧的握了起来,他的这个动作,并没有吸引太多人的注意,因为,这个时候,局势紧张,就算是拿枪,也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大势己去了。”刘东振说出这话的时候,不光是他的声音冷冰冰的,就算是他的表情,也没有一点儿的感情。他的眼前,浮现出了雾城环城路那个村庄里面的大火,还有火中的人。当然,还有他最深爱的妻子小乔,他清晰的记得,小乔是如何的倒在他的怀中的。
       听了刘东振的话后,黑九明显的有了一个咧切,也不过是一晚上的时间,他的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雾城公安局这次的行动,那可真是叫一个稳准狠啊,不给黑九一个喘息的机会,人在自己大势己去的时候,就己经明白了一切,事业,金钱,也不过都是过眼云烟罢了,最主要的还是自己的亲人陪在自己的身边。
       “我们冲出去吧,也许还有一条活路,兄弟们,九哥没有能力,让大伙受委屈了。”黑九的这话,说的是相当的无力,一阵又一阵的警笛之声,冲着这个别墅的方向而来,这个别墅。是一个深深的院子,里面的条件,都是相当的好的,平时的时候,黑九与自己的家人,就在这里生活,可是,现在,这里,却成了黑九最后一个容身之地了。可是,这个容身之地,也不能容他太久。
       黑九的话刚一落,这伙人,就又来了士气,仿佛是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他们都是亡命天涯之人,怎么会轻易的就束手就擒了呢?这伙人,直接的向门外冲去。
       可是,在这个时候,刘东振举起了自己手里面的枪,生生的指向了黑九的脑袋,他抬枪的动作中,没有任何的犹豫,有的,都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仇恨,不,更多的是一种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人民警察的正气。
       “想逃?没有那么容易。”刘东振冷冷的出音,他等了这么久,忍受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他终于可以把枪指到了他最恨的人的脑袋上了,只要他轻轻的扣动扳机,那么,黑九的性命,就会完全的不存在了,可是,作为一个人民警察,他不能这么做,他必须要让黑九活着,然后,等待着法律的宣判。
       对于刘东振的动作,所有的人,全部的紧张了起来,这个时候,黑九就是他们唯一的主心骨了,他们是看着黑九行动的,可是,此时,黑九却被刘东振拿着枪,指到了脑袋上面。
       所有的人的枪,都全部的拿了起来,对准了刘东振,因为,他们己经清晰的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刘东振是一个卧底,可是,他们明白的过于的晚了。
       “你竟然是卧底?”显然,对于刘东振的身份,黑九并不相信,因为,在这近两年的时间里面,刘东振可是为了他做出了不少的努力,这一切,都足可以让他相信,刘东振是他的人。
       “是的,我是卧底,可是,你明白的己经晚了,谁要是敢动,我就打死他,一个都不能走。”以刘东振一人之力,是怎么也拦不下这么多人的,他只能是控制了黑九,这样,才能将这伙人给禁起来,等着大队人马的到来。
       “没有想到啊?我这么相信你,到最后,你竟然是卧底。”黑九识人无数,可是,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刘东振会是他身边的卧底,这两年,刘东振了解了他太多的事情了。
       “你没有想到的事情多了。你想想雾城环城路上的大火,想想我妻子胸口的一枪,你以为,我刘东振是一个笨人吗?今天,我们人民警察,要为雾城的百姓除害了。”刘东振说了起来,他不是一个笨蛋,黑九做的那些事情,他就算是不用调查,也是完全的清楚的。
       “果然啊,刘东振,你装的还真不错,这两年的时间,我用尽各种各样的办法试探你,你都依然没有任何的破绽。今天,我竟然会倒在你的手中。你开枪吧。”黑九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能怪谁呢?只能是怪自己识人不清楚罢了。
       十哥一直没有动作,他一直看着刘东振的枪口,同时,也防备着别人会对刘东振开枪,看着黑九闭上了他的眼睛,有一种任人宰割的表情之后,十哥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种笑意,胜利就在眼前了。
       “放开九哥,不然的话,老子打死你。”黑九的一个手下,再也顾不了什么了,他直接的跳了出来,拿起了他手中的枪,指向了刘东振的脑袋,刘东振微微的一笑,在他做卧底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活着出去,所以,他不害怕,只是,他让小乔等的时间也太久了。
       “你如果打死我,我就先打死了他再说。”刘东振也不害怕,同时,他将自己手里面的枪,更加用力的指向了黑九的脑袋。
       一阵一阵的警笛之声,是越来的越近,这个别墅的铁大门,依然是冷冰冰的上着锁,如果这个时候不打开门锁的话,夏涵的人,根本就是进不来的,可是,刘东振与小十两个人,都没有了打开门锁的机会了。
       “里面的人听着,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你们己经被包围了。”正当一切的对峙都是那么紧张的时候,从外面的高墙之上,竟然传来了一阵喊话的声音,刘东振与小十,同时的都笑了起来,终于来人了,他们可以放松一下了,做了这么多年的卧底,终得有可以放松的时候了。
       “妈的,外面来了这么多的警察,怎么办啊?”一个手下,跑向了门口,看向了门外的警车。他回来的时候,脸上一脸的汗水,这个时候,他们己经没有了任何逃走的机会了。
       “放下你们的武器。不然的话,你们一个也不会活着的。”刘东振再一次的说出了他的话,如果反抗,那么,就只能说是死路一条了。
       “老刘,看来,我是真的错信你了。”黑九仿佛是那么的不甘心,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却又都是事实,这么久的时间,刘东振一直是一个奸细,他败就败在刘东振的手中了。
       “都老实着点儿,不要再多说话了,不然的话,我第一个要的命,就是你的。”刘东振也不敢轻易的动,因为,他的脑袋上,也有着另外一个人的枪指着,性命攸着的时候,谁也不会轻易的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正在这个时候,从高墙之上,跳下来了几个武警,他们身姿矫健,一看就是受过特殊的训练的,而且,他们的手中,有着重型的武器。他们五个人,蹲下了自己的身体,然后,拿着自己的武器,对准了院子里面的人。
       “放下你们的武器投降吧,不然的话,你们都要被打死的。”这个时候,外面又响起了一阵的喊话之声。
       黑九看了一眼进来的武警,他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也不会逃出去了,想来,他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大哥,如今,却落到这么一步田地,不得不说,那可是相当的可悲的。
       “我要见夏涵。”黑九扫视了一眼进来的武警,对着刘东振说着,他己经是气数己尽了,想要再反抗,也不过是多增伤亡而己,这些兄弟们,都是他手下的好兄弟,他们是不能死的。黑九这么多年,只所以这么的得人心,就是因为他的义气。
       “这个要求,可以答应你。告诉夏市长,黑九要见她。”刘东振冲着进来的武警,大叫了起来,然后,一个武警起身,翻,墙而出,如同进入了一个无人之境一般。
       “来人,开门,放夏市长进来。”黑九到底是一个聪明的人,他知道,这铁大门如果一直关着,那么,他的兄弟们,就不会有逃出去的机会,只有大门开了,那么,他们才能有出去的机会,只要有一线的生机,他就不会放过。
       一个兄弟,跑的很快的去开了大门,虽然黑九现在受制于刘东振,可是,他的那帮子兄弟们,还是相当的听他的话的。
       夏涵一身的警服。相当的英气,她的脸上,有着一种胜利前的笑意,终于,她和黑九再一次的见面了,这一次的见面,却是两个人的对峙,这样的对峙,是黑九意料之中的事情。
       “夏市长,好久不见啊。”黑九轻笑了起来,他是失败了,可是,他依然要笑,因为,他是一条汉子、
       夏涵没有理会黑九的话,她看着黑九一个手下的枪,就指在刘东振的头上,她的心中,一阵的怒气,对于个护短的领导来说,夏涵是不能容忍这些的。
       “马队长,把那个拿枪指着刘东振的人打死了。”夏涵直接的对马队长说着,她的话,很轻,轻到了只能是马队长可以听得到。
       马队长一挥手,他的一个下属,就跑了过来,一阵耳语之后,只听得砰的一声枪响,那个拿着枪指着刘东振的人,应声的倒了在血泊之中,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现在,一切的主动权,全部的都在夏涵的手中。
       黑九冷眼的看着自己的一个兄弟倒了下去,他的那些手下,想要开枪,可是,他却伸手,示意大家不要动,如果,在这个时候,和夏涵打起来的话,那么,他们根本就没有生还的机会,这一点儿,黑九是完全可以预料的到的。
       “这个见面礼,你还喜欢吗?”夏涵笑了起来,她捉黑九,是花了两年时间布的这么一个局,如今,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了,这样的局,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备下的。
       “夏市长,好手笔,在下佩服。”黑九是从来没有佩服过人的,想来,他与肖伯雄称兄道弟的,可是,他从来没有佩服过肖伯雄,因为,他与肖伯雄,也不过是合作的关系罢了。肖伯雄喜欢他的钱,他喜欢肖伯雄的权可以为他带来钱的收入,但凡是用钱可以摆平的人,那么,他绝对不是一个值得黑九佩服的人,夏涵就不一样了,在她的眼中,没有所谓的金钱的诱惑,有的只是正义。
       “既然是佩服,那么,就让你的手下,放下了手里面的武器,省得增加不必要的伤亡。你觉得呢?”夏涵己经是完全的胜券在握了,她不会给黑九一点儿的机会的。
       “九哥,我们不怕死,我们与他们同归于尽吧,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挣一个。”果然,在黑九的人马中,还真有那么一两个不怕死的人,夏涵还真是没有想到。
       “都住手,听我的。不许开枪。”黑九是一个明白人,他是不会让自己的兄弟在这里与公安人员有火拼的情况的,想来,夏涵身后的那群人,可都不是吃素的,那都是武警出身,对付他手下的这几个人,不过是小事儿而己。
       “九哥,你可是相当的聪明,怎么着,你们还不放下手里面的枪,是不是真的想死呢?”夏涵凌利的眼神,直接的扫视了一圈儿,一身警服的她,一身的正义,这样的气势,足可以吓退一切的不法份子。
       “放下手里面的武器,谁也不许动,听到了没有。保命要紧。”黑九的话,意有所指,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兄弟们,放下了手里面的武器,只是为了避免火拼罢了,如果真的拼起来了,他并没有任何的胜算的。
       所有的人的武器,都放了下来,只有刘东振手里面的枪,还指着黑九的脑袋。
       “老刘,你辛苦了。”夏涵看了一眼刘东振,轻轻的说着。这一句话,足可以打消刘东振所受到的全部的屈辱。
       “谢谢。”刘东振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为了自己,他也是为了正义。
       “小十,如果有机会,你就领着兄弟们逃吧,我是没有逃走的机会了,一切,都交给你了。”在这个时候,黑九还是相当的相信小十的,这么多年,也只有小十和他是过命的交情了,他的话,类似于托付,他知道,夏涵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他的,他的这条命,是必然要放在这里了,所以,他也必须要为兄弟们想一条好的出路。
       小十的眼睛中,有着一种特别的眼光,他看着武警们把那伙人的枪全部的收手,可是,却独然没有收走他的枪。
       “对不起,我是不会逃走的。”小十的话,让黑九十分的感动,因为,他还是觉得,小十对他的忠心是从来都没有改变过的。
       “黑九,你的气数己经尽了,不要再想什么出路了,安强,你的任务也结束了,可以归队了,回来吧。”夏涵在这个时候,再也没有必要掩饰小十的身份了,小十的身份,她一早就己经让吴秋生查清楚了。
       小十听到了夏涵叫出了他的名字,他仰起了自己的脸,似乎给了自己一个适应的时间,随即,他冲着夏涵,敬了一个标准的礼,这个礼,他己经多年都没有敬过了,可是,现在举起他的手的时候,他还是那样的自然。
       “是。”他的一声是,让所有的人大跌眼镜,特别是黑九,他几乎站立不稳了,内心所有的希望,全部在这个时候击碎了。
       如果说,刘东振是一个卧底的话,黑九还可以接受,可是,如果说小十是卧底,黑九是真的不能够接受的,这么多年的时间里面,他己经完全的相信了小十,视他如同自己的生死兄弟一般,如今,这样的事实,让他无法接受。
       “小十?”黑九喊出了安强的这个名字,这个小十,也是黑九喊了太多年的名字,这么的熟悉,可是,却又这么的陌生,他栽了,栽到了自己最信任的兄弟的手里面了,所谓的过命交情,也不过是别人设的局而己,黑九是聪明的一切,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请叫我安强,我是一名公安人员。”安强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这么多年,他己经习惯了小十这个名字,安强叫起来,是那样的陌生,可是,却又是那么的亲切。
       “好一个安强,好一个小十,好一个刘东振,好一个夏涵,我到底是输到你一个女人的手里面了,夏涵,为了我,你设了这么多年的局,当真是费尽心力啊?”黑九长叹,他的眼中,再也没有了任何希望的光芒了,他明白。他输了,他是彻底的输了。再也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也只有你,才配得上这个局。”夏涵轻轻的出口,无疑,她的话,也抬高了黑九的身份,想来,在雾城,也只有对付黑九,才能让她夏涵精心的布上近两年的局了。
       “谢谢你的抬爱。”黑九的眼中,出现了一种绝望的眼光。他仰脸看天,天空中的星辰,依然是那样的平静,可是,他黑九的气数,真的是己经尽了吗?他不相信,也不能相信。
       回想起他走的这么多年的江湖之路,可以说,那是相当的顺利的,如今,他落到了这么一步,是他做尽了丧尽天良的事情吗?才让老天这么对他。黑九想不明白,以前叱咤风云的九哥,难不成,真的要在今晚,完全的消失了吗?
      
      
      
      
       369收网(六)他们的恩怨
       夜色中的别墅院内,一片的平静,那么多的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轻易的出声,所有的人,都看着这紧张的局势,这是一场生与死之间的搏斗,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这是一场人性之间的较量。
       “小十,我现在还叫你一声兄弟,告诉我,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为什么你会是一个卧底,平心而论,我就算是想到谁会是卧底,也不会想到你会是的?”黑九这个时候,是完全的失落,一直以来,安强都在他的身边,他视为亲兄弟,可是,这样的真相掀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是真正的走入到了一个局中了。
       “九哥,感谢你叫我这么多年的兄弟,可是,我是一名公安,我必须要完成我身上的任务。”安强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的坚定,在灯光的照耀下,这样的坚定,让他脸上的英气更加的明显了,不得不说,安强是一名优秀的公安人员。
       “哈哈哈哈……”黑九大笑了起来,他的笑里面,有着太多的无奈。是啊,每一个人接近到他的身边,都是有所图的,这帮子兄弟们跟着他,也不过是为了可以有吃的,有喝的,可以过的好,而安强跟着他,却是为了他的工作。
       “九哥,你记得一个叫安初月的女孩子吗?”这个时候,安强还叫黑九九哥,可以看得出来,他对于黑九,也是相当的佩服的,但是,到底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所以,他们之间,注定是不能成为朋友的,只能是如此的对峙着。
       黑九的神色,完全的暗淡了下来,他怎么会不记得那个温和如水的女孩子呢?想来,这么多年,他的身边,有着许多的女孩子,她们每一个,都是相当的爱自己的,可是,却没有一个,能比那个叫作安初月的女孩子更爱她,因为,那个女孩子,真正的是拿着自己的生命去爱他的。
       “怎么会不记得,看来,你是为了她而来的。”黑九再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了,这仿佛就是一个故事一样,此时,己经到了完全揭开迷底的时候了,可是,他黑九却不愿意揭开,因为,随着故事的结局,他的人生,也从一个辉煌的时候,走向了颓败。
       “她是我的亲妹妹,我是她的亲哥哥,她走的那一年,才二十岁,正是一个如花的年纪。”安强仿佛是如同讲故事一样,这个故事,他一辈子也不愿意提起来,可是,不得己,这个时候,他必须要提起来。
       当年的时候,安强也不过是一个警校的在校大学生,他的父母去世的早,只有他与亲妹妹安初月相依为命,为了供他上学,安初月十六岁的时候,就去工作了,在一个餐厅里面当服务员,她用她微薄的薪水,供她的哥哥读书,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能不叫人敬佩呢?
       后来,当安强大学毕业的时候,成功的被分配到了公安局工作,他的生活条件,稍微的好了一点儿,所以,他不想让自己的妹妹再辛苦的为他而工作了,可是,这个时候,他却劝不动安初月了,因为,她爱上了一个她不该爱的男人,也不能爱的男人,这个男人,相当的优秀,他就是黑九,当年的黑九,长相十分的英俊,又有成功的事业,他身上的优秀与成功,全部的吸引着安初月,可是,安初月却与他,有着天地之间的差别,为了跟上他的脚步,安初月这么一个温和如水的女孩子,不顾一切的走入了黑九经营的歌舞厅内,成为了一个陪酒的女孩子,如此,她以为,她可以跟上黑九的脚步了,可是,黑九却不愿意正眼看她一眼,因为,他身边的女孩子,多的如同是过眼的云烟,让他看不及,也爱不及,而他,这么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个平淡的女孩子,放下自己的身段的。
       但是,有一天,黑九有一个批货,需要运出福青省,他想来想去,根本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出得了福青省,在这个时候,他想起了这个叫安初月的女孩子,当时,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挑起了安初月的脸,轻轻的问道。
       “你爱我吗?”当时黑九脸上的深情,足可以让安初月为了他付出一切。
       “爱。”安初月坚定的回答着。
       “那你可愿意为我去死吗?”黑九的话有一种尖锐的味道,可是,当时的安初月太小,也过于爱他,所以,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她的头。
       那一晚,黑九把安初月领到了他的床上,而且,夺去了她的处子之身,天真的安初月以为,黑九是真心的对待她的,所以,她情愿为黑九做一切的事情。
       她多次参与黑九的带毒任务,天长日久,她竟然也染上了毒品,而且,还欲罢不能,当这个年轻的女孩子意识到她己经不可救药的时候,她毅然的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那一晚上,她用了注射器,注入到了她体内大量的毒品,同时,终止了她年轻的生命。
       当安强找到安初月的时候,她己经浮肿的没有一个人样了,那时候清丽如水的女孩子,倒在安强的怀中的时候,安强的脸上,全部的都是眼小,他恨透了黑社会,他恨透了毒品。后来,他在安初月的遗物中,发现了安初月的日记,他才知道,原来,安初月和黑九,还有一段感情的纠缠,所以,在吕彩莲选择准备对付黑九集团的时候,安强毅然的报名,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亲妹妹复仇而己,他这么做卧底,一做就是六年的时间,六年里,他多次几乎失去自己的生命,可是,他从来没有后悔过,只要一想到自己亲妹妹那浮肿的尸体,他的心中,就有无限的力量。
       过多的回忆,让安强的眼中,流下了眼泪,若是谁心中没有那么大的仇恨,也不会选择去做卧底这条路,安强是不易的,刘东振也是不易的,他们的身上,都有着血海一般的深仇,所以,他们必须要走上这么一条路。
       “是我不好,这么多年了,唯独对安初月,我心里面有所亏欠,在我身边的这么多女人当中,也只有她,从来不要我给她的钱,就算是她劳动应得的,她也不要,如果,可以回到重前的话,我一定不会选择拉她下水的。”黑九后悔了,这么多年,在他身边的女人来来回回,可是,他再也没有找到一个像安初月那般的爱他的了。
       感情这个东西,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特别是一种不会付出爱的男人,他们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别的女人送过来的爱,可是,当这份爱真的消失了的时候,他们的心中,却是无限的后悔,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单纯的爱,再也碰不到了。
       “回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