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传:divcms | 下载全本 | 书籍资料页| 上传书籍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罗浮_第111章

作者:无罪 大小:4865K 类型:武侠 时间:2013-05-07 15:11:50
        镇压之力,似乎先要将洛北的行动限制住一般。
       祭出这柄青铜小斧的同时,喀嚓一声,此人施放了一道古符,在身外又形成了一个明亮的蓝色光罩。
       而在祭出这道古符之前,此人头顶本身就悬浮着一个瓦片般的法宝,上面散发出土huangse的光华,形成了一个土huangse光罩将他包裹在其中。
       “嗤!”
       一道暗红色光华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惊天剑意激射而出,那柄青铜小斧骤然发出一声哀鸣,当的一声,火光四射,居然是直接被从中切开。而所有的人看到,摧枯拉朽一般,两道光罩竟然只是如同两个气球一般被轻松刺破,里面那名修道者的狰狞红色法衣在暗红色剑华刺到他身上时,就已经被四散的剑气绞得四分五裂,然后这人马上就被绞成了粉碎。
       一剑之威,竟至于此!
       就连两名蜀山弟子都不由得停下了手来,因为他们发现自己控制的两道飞剑在这道剑华之前,竟然是控制不住的震颤,似乎要朝着这道剑华朝拜!
       “破天裂剑尊!”
       而让他们震惊的不止于此,就在这道暗红色光华破空而出的同时,一尊庞大无比的暗金色道尊也从洛北的头顶浮现而出,这尊散发着恐怖剑气的道尊身后的光轮缓缓转动,赫然是上千道剑光汇聚而成的剑轮。
       几乎没有任何抗拒之力,九道暗金色剑罡从剑轮上激射而出,两名天澜虚空的修道者连同他们的防御法宝一起轰然碎裂。而且这九道暗金色剑罡上似乎流淌着不可思议的热度,碎裂的同时,这两名修道者就化成了飞灰,而法宝直接融成了金汁,滴滴的掉落下来。
       “凝金风火元于剑罡之中!这么强大的本命剑元…他用的是破天裂剑诀,难道他是….!”
       两名蜀山弟子脸上神色惊喜不定,而其余天澜虚空的修道者却已经都是魂飞魄散,直接就惊叫着朝着洛北相反的方向疯狂逃遁。
       因为这一个照面之间,洛北轻易灭杀的,就是这群天澜虚空的修道者之中修为最高的三名元婴期修道者。
       三名元婴期修道者都是一个照面之间被轻易秒杀,其余的天澜虚空修道者哪里还敢停留。
       “留下两个活口。”
       洛北伸手一点,将那名被他连元婴都绞得粉碎的身穿红色法衣的修道者的气血凝成了血珠,然后却是动都不动,只是淡然的说了这一句。
       “啊!”
       逃在最前的数名天澜虚空修道者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一道突然闪现的青光和一道突然闪现的黄光将他们一斩两段。后面眼见这一情景的十余名天澜虚空修道者顿时发出更为尖利的尖叫声,根本不敢往前冲,又朝着两侧而逃。
       “轰!”
       但是其中一侧的七八名修道者才刚刚冲出数丈,两条闪着五色光华的雷光就一扫而过,直接将他们打得倒飞而出,另外一侧的三名修道者又被追上的青光和黄光斩成两截,而一蓬红光兜头一罩,骤然裹住剩余的两名修道者。
       纳兰若雪、采菽、苏歆悦和莫天邢的元婴现出了身来。
       那被采菽术法打中的七八名修道者浑身焦黑,昏迷了过去,而莫天邢用血凤萝的红光裹住的正是两名完好的活口,二十余名天澜虚空的修道者,一个都没有走脱。
       “你…你是洛北…?”
       两名蜀山弟子呆了片刻,终于看着洛北,忍不住问道。
       “我正是洛北,她是采菽。”洛北看着两名蜀山弟子,“你们是戈离的师兄?”
       “我是林风懿,他是杜天旻,都是蜀山戈离群峰的弟子。”那名英气十足,方才在不利的局势下也根本没有半分胆怯的蜀山弟子强忍着心中的震动,点了点头。按入门顺序来说,洛北的确是他们的师弟,但是洛北现在这样的身份,他们的师弟两字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你们怎么会在此处的?”洛北知道自己名义上虽然已经被逐出蜀山,但是蜀山的人却始终对他留着情谊,不管是传自己破天裂剑诀的燕惊邪,还是眼前这两名师兄眼中透露出来的神色,都让他觉得心中有些温暖,看着一脸憨厚的看着自己的杜天旻和这个林风懿,洛北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天澜虚空修为高绝的人太多,羽若尘代掌教觉得我们若不联合起来,必定全部被天澜虚空的修道者剿灭。所以我们蜀山已经联合了许多正道玄门,共抗天澜虚空的修道者。”林风懿飞快的解释道,“我们是收到此处数个宗门被袭的消息,赶过来救援的。”
       “蜀山和一些正道玄门也联合起来了?”听到这个消息,洛北顿时精神一震,问道,“除了你们,蜀山还有多少人过来了,此刻在何处?”
       “我们蜀山是差不多倾巢而出了,昆仑被灭,天澜虚空势大,这已经是事关我们整个修道界存亡的一战了。”林风懿苦笑道,“不过大部分的人还在赶来的途中,和其余几派的人一起准备打他们一次伏击,消耗掉他们一些实力,只是派出了两百余名身上有遁速较快的法宝的修道者,窥探天澜虚空这些修道者的动向,和通知沿途的一些宗门逃避。不过天澜虚空的人来势太快,修为高绝的人又多,即便如此,附近能逃脱的宗门也只有十之三四,其余要么被灭,要么归降他们。”
       “差不多倾巢而出?这么多人?”洛北心中一惊,马上问道,“这附近天澜虚空的修道者数量很多么?”
       “至少已经有六七百名,而且还有继续赶来的趋势。”林风懿说道。
       “这么多?”
       这些不仅是洛北,就连纳兰若雪和采菽的脸色都一下子变了。
       明明天澜虚空的修道者是在攻打招摇山的途中,这里怎么又会出现这么多的修道者,而且还有不断增加的趋势!
       “天澜虚空的大部现在在何处?你们如何联络?”
       洛北此刻已经觉得无论如何都要探清楚再说了。
      
      
      
      
      
      
       第六百三十章 孤身探阵
       “天澜虚空的大部是朝着元丹宗去的,以他们的速度,现在肯定已经过了云桂山了。”林风懿看着洛北道:“我们现在是以崆峒的五色焰联络。发现百里之内有二十人以上的天澜虚空修道者发绿色冲天焰,五十人以上发蓝色冲天焰,百人以上发红色冲天焰,有新的号令或是集结会发白色冲天焰,紫色冲天焰是到时伏击一起动手时的讯号。另外还有几处地方也是设置了联络点的,像我们原本就是准备撤向九景宗的联络点,那些地方都有一些宗门送达的丹药和符箓等物补充,一些受创较重没有再战之力的道友也会被安排先行撤走。”
       “元丹宗?”
       洛北和纳兰若雪等人都知道,元丹宗是一个建了不少灵田的外丹宗门,也是个二流的门派。
       “这里面有附近数千里之内各个宗门的具体方位,以及已经被天澜虚空的修道者占据的地方。”林风懿一伸手,将一片青色的玉符递给了洛北。
       “和我想象的一样,这种级别的修道者只是完全奉命行事,根本不可能知道玄无上他们到底要做什么的。只是他们之前探知的消息没有错,现在至少有六七百名天澜虚空的人在这边,主事的还有神君级的人物!”此时,莫天邢的元婴已经对两名生擒了的天澜虚空修道者逼问完毕,对着洛北说道。
       对着洛北说这句话的时候,莫天邢的元婴面色明显十分的不快,因为莫天邢自己也是根本不知道玄无上他们真实计划的牺牲品。
       洛北点了点头,神识飞快的在青色玉符之中一扫之后,将这片青色的玉符交还给了林风懿,马上问道:“现在蜀山在附近主事的是哪位师长?”
       “是断天涯师兄。”林风懿答道。
       “断天涯师兄?”洛北和采菽互望了一眼,想到那名外冷却内热的师兄,两个人的心中就又微微的有些感动。“那就请林师兄和杜师兄到时替我传讯给断天涯师兄,我先去设法弄清楚天澜虚空的真实目的所在,因为他们之前的大部都是朝着招摇山进发,峨眉和我净土界的人也都全部赶往了招摇山,我们原本也正是赶往招摇山,准备和他们在那里一战的。等我去探过天澜虚空的大部之后,我会看五色焰讯号,和你们联络。”
       “我们会马上设法通知断天涯师兄知晓的。洛北...师弟,你小心。”林风懿点了点头,看着洛北,微微的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喊出了师弟二字。
       其实当日蜀山洛北和采菽这一批新入弟子试炼之时,洛北和采菽等人和他们没有接触过,对他们这些人是没有丝毫印象,但是洛北拼死进入剑塔取得三千浮屠却是给他们这些师兄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而采菽和洛北等人为了季觎山的两名妖童而与昆仑为敌,这些师兄弟私底下也都并没有觉得洛北和采菽不对,只是也都明白昆仑权倾天下,明白羽若尘等人不得已的苦衷。毕竟在洛北未崛起,根本没有任何强大对手的情况下,只要让昆仑找到把柄,名正言顺的灭掉蜀山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从后来的情形来看,这些蜀山弟子私底下也都觉得昆仑并非不是不想灭掉蜀山,只是事有轻重缓急,先要对付罗浮,灭掉洛北这个眼中钉而已。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洛北可以说是为蜀山挡了大灾。洛北几次漂亮的摆脱追杀和大胜,也更是让这些蜀山弟子,尤其是年轻的蜀山弟子心中倍感自豪和欣喜。只是后来洛北和魔门和妖修走得越来越近,洛北和他们之间的隔阂才似乎越来越大。
       但在现在有了共同的敌人的情况下,别的正道玄门可能还对洛北有敌意,但至少这些蜀山弟子和洛北相见时,心中却委实亲切的很。
       毕竟是同门之谊,而且他们也看得出洛北对蜀山和他们这些同门的情谊。
       “你们也小心。”
       因为时间紧急,洛北也不多说,深深的看了林风懿和沉默寡言,但是十分憨厚的杜天旻一眼之后,便马上祭出了云蒙神梭,朝着元丹宗的方位遁了过去。
       “元丹宗不知道被灭了还是得到消息成功逃脱了。”
       距离元丹宗所在的方兀山还有两百余里之时,洛北控制着云蒙神梭停下来时,就已经看到方兀山外围,靠近他的这一侧就有数股光华在飞掠着,是数股由十几人的天澜虚空修道者组成的巡逻小队,整个方兀山没有斗法的迹象,很明显是已经落入了天澜虚空的人的手中。
       “你们绕到西侧前方等我便是,至少要和天澜虚空这些外围力量保持三百里以上的距离。我先进去探一探,到时候我会出来和你们会合。”
       洛北伸手一动,一道绿色的光华从他手中射了出来,形成了一个光符,印在了云蒙神梭上面,同时对纳兰若雪、采菽和苏歆悦说道。
       纳兰若雪知道洛北这是在云蒙神梭上留下了可以让他追踪气息的术法印记。她和采菽、苏歆悦也很清楚,若是天澜虚空有数名神君级的人物在场的情况下,她们和洛北在一起反而会成为洛北的累赘。以洛北现在的修为和通晓那么多的术法,进去之后就算被发现,他一个人的话,逃遁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
       “这…..?”
       洛北几乎瞬息的时间就靠近了方兀山,那些在天空中梭巡的天澜虚空修道者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整个方兀山上包裹着淡淡的白雾,按照洛北原先的计划,是先要进入方兀山中去看一下的。但是让他心中一惊的是,方兀山往南的天空之中,却是不停的传来一股股庞大的法力波动。
       洛北悄无声息的朝那个方位追了过去,只见狂风呼啸的声音隆隆而来,一根根足有数十丈直径的巨大huangse风柱在天空中连成了一片。笼罩了足有上百里的范围,以惊人的速度朝南而去。
       整个南方的天空都好像变成了一片huangse,这一根根卷着无数黄沙的巨大风柱每根都有上百丈的高度,所到之处,飞沙走石,风尘滚滚,宛如无数孽龙出世。
       这些巨大的huangse风柱很明显是由术法和法宝形成,而且有着隔绝神识的作用。即便是以洛北的修为,神识探查进去,也只是觉得风柱之间飞遁着一些修道者,具体感觉不真切,宛如雾里看花一般。
       洛北微微一顿,突然朝着上空飞掠而上,只是瞬息的时间,他就已经身处巨大的黄沙风阵的顶部。从上方往下看去,好像无数的黄龙滚滚的绞缠在一起。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法力波动在洛北身周扩散开来,一条条卷着黄沙的流风聚集在了洛北的周围,洛北的身影模糊了起来,宛如消失在这团流风中一般,然后这团看上去和下方的huangse风沙没有什么分别的风团便悄然的落了下去,落入了天澜虚空的风阵之中。
       四周都是剧烈的风声,飞沙走石。在如此近的情形下,洛北已经感应得清楚了。
       就在他的身侧的几个巨大风柱之间,就有十数条身影在晃动。这些天澜虚空的修道者根本没有察觉到洛北的丝毫气息,都是自顾自的御风前行。
       以洛北的实力,此刻要是偷袭这些人的话,恐怕一个照面这些人就会被他灭杀,但是此刻洛北根本不敢造次,在这漫天的风沙之中潜行了一阵之后,洛北心中惊骇的感觉越来越浓,因为光是他可以感觉到的天澜虚空修道者,就已经超过了三百名,而且他还只不过是穿过了不到四分之一的黄沙风阵。
       那洛北已经发觉的三百余明修道者之中,有五六十名还都架着许多身形庞大的异兽。像现在洛北的左侧,就有两名修道者的身下架着两头至少超过五丈,身体呈扁平形状的妖虫。
       这两条妖虫身外布满了粗长的触角,头顶有六个幽黄的眼睛,长着一双如同蟹钳般的巨大鳌脚,背部有六篇透明的翅翼,震动不已。而这两条巨大的妖虫腹部还不停闪耀着蓝色的电光,看上去赫然是实力不弱的雷罡系妖虫。
       在昆仑一战之中,天澜虚空这方出动的妖兽和妖虫也并没有多少,而现在近乎三分之一的修道者身下都御使着妖兽、妖虫,这种比例就十分的惊人了,而且若是爆发大战时,战力也必定更为惊人。因为许多妖兽的术法力量都是不弱于金丹期的修道者,而且施法速度还在金丹期的修道者之上。
       洛北眼光微闪之间,又朝着黄沙风阵的中央探了过去。在洛北神识的感觉之中,风阵的中央似乎悬浮着一个巨大的黑色法宝,好像一个巨大的牢笼一般。
       “恩?”
       随着洛北的前行,洛北的神识触摸到几条烽烟般冲天的气息。突然之间,洛北脸色微微一变,无声无息的超上空飞掠而出,速度惊人。
      
      
      
      
      
       第六百三十一章 两重天劫的交手
       “现在他们这个修道界之中的飞剑术法居然有了此等成就,威力似乎反而在我们的本命法宝之上。”
       “那人的修为也不过尔尔,那飞剑却委实厉害,不然他们是一个都逃不出去。”
       “……。”
       黄沙风阵的正中,悬浮着一个黑气氤氲的巨笼。这巨笼呈方形,如同一栋巨大的房屋一般,完全由手臂粗细的不知名精金连接而成,内里囚禁着至少四百多名修道者。看这些修道者的服饰,应该都是一路上天澜虚空的人生擒的各个宗门的人。但是此刻这些人却都是十分木然的站在巨笼之中,呆滞的目光中不时闪过一丝幽绿的光芒。而这巨笼的上方,一架银光闪烁的战车上,站着的三名修道者,正不知道在交谈些什么。
       其中的两人赫然是松鹤神君和九宫神君,而另外的一人从身上的法力波动来看,也应该是天澜虚空的某一位山主。
       这名山主身穿一件浅蓝色的法衣,四十岁左右,相貌看上去十分普通,但是身上的气息十分的独特,好像有无数无形的丝线和他身下巨大牢笼里的修道者连接在一起,那些修道者都受他控制一般的感觉。
       此刻他正还想对身旁的松鹤神君说些什么,但是让他和九宫神君十分惊诧的是,松鹤神君的神色突然微微的一变,没有任何的征兆,松鹤神君猛然以惊人的速度往上方掠去,只是一闪,就消失在了九宫神君和这名山主的视线之中。
       ……
       嚓!嚓!嚓!
       一朵朵透明的莲花从洛北的脚下浮现出来,而洛北的每一步跨出,就是在空中至少跨越数百丈的距离,这种遁速,比起洛北修为未到两重天劫之前,全力发动紫霄雷光遁的速度都要快出许多。而此刻洛北给人的感觉却反而是不紧不慢,似乎在虚空中漫步,不带丝毫烟火气息,宛如真正的仙人凌风而行。
       突然,洛北的目光一凛,一团团无形的剑气从他的身上涌出,又直接凝成一处,好像一条丝线在虚空中割裂了一个口子一般,洛北的身影瞬间就在原地消失,然后又千丈之外显现了出来。
       而就在洛北的身影消失的瞬间,一只足足笼罩上百丈方圆,布满土huangse鳞片,带着蛮荒气息的魔爪从下方蓦然探出,喀的一声爆响,在空中抓出了上百道透明的裂纹,抓了个空。
       洛北在空中顿住,眼光微冷的看着左侧的上方。
       一名身穿松纹道袍的天澜虚空修道者,乘在一只白鹤之上,在左侧的上方随即显现出来,也是眼光闪动的看着洛北。
       洛北方才突然全力脱出黄沙风阵之中,便是因为他的神识刚刚扫及到风阵中央,感觉出有数名修为强大的修道者的存在之时,就也感觉到有股神识在自己的身上扫了一下。
       能够感觉出自己的神识的修道者,至少就是天澜虚空神君级的人物,在至少汇聚了七八百名天澜虚空修道者的黄沙风阵之中,洛北自然是不敢有任何的停留,原本洛北是想将这人引到纳兰若雪和采菽、苏歆悦处,再将这名修道者设法击杀的。
       但是这名修道者的遁速竟然比他还要快,而且这人一击落空之后,似乎也是自负他肯定逃不走,也不急着出手,这样一来,洛北索性也不急着出手,打量起这名天澜虚空的修道者来。
       方才这名天澜虚空修道者的一击有种法然天成,根本让洛北感觉不到那一击到底从何处击来,在何时准确到来的感觉,所以洛北也只有闪避。以洛北和天澜虚空修道者数次交手的经验判断,这人的修为比起天都神君等人还要高一个档次,是天澜虚空两重天劫的至高人物。
       而此刻这人脚下的白鹤也是十分的引人注目,通体洁白如瓷,闪耀着五色霞光,并非是活物,而是用不知名的妖兽骨骼和羽毛炼制而成,看上去年代极远。以这件法宝能够超越洛北的遁速来看,至少也是上古玄宝级的法宝了。
       “我乃天澜虚空松鹤神君。”这追来的正是松鹤神君,眼光闪动了看了洛北几眼之后,他颇为自负的说道,“你的胆色倒是不错,居然胆敢一人进我们阵中窥探,想必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了。”
       “在下洛北。”洛北神色不变的淡然道:“你们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
       “原来是擒了我们天澜虚空天都神君的人,怪不得如此镇定自若。”松鹤神君目光一闪,冷笑道,“想不到此刻就能遇到你,既然如此,你就给我留下来罢!”
       松鹤神君话音刚落,喀嚓一声,又是一只巨大的土huangse魔爪宛如从虚空中探出一般,瞬间就将洛北笼罩在内。
       洛北发觉周遭并没有厉害的天澜虚空修道者赶来,心中也早已经存下了试着能不能灭杀掉松鹤神君的念头,眼见土huangse魔爪已经将他笼在手中,就要一把捏下之时,“嗤”的一声爆响,一道暗红色的光华和一道蓝色的光焰狂涌而出,直接就在魔爪的手心中轰出了一个洞来,与此同时,两个和洛北面目几乎一模一样的金色元婴显现在洛北的头顶上方。
       一个元婴的双手抱着一颗奇异的银色珠子,而另外一个元婴的双手抱着一颗幽huangse的珠子。
       “这是…?”
       此时松鹤神君的身前已经浮现出一个碗状的防御法宝,在他身外形成了一个蓝色的光罩,但是被这两个元婴手中的银珠和幽huangse珠子发出的银光和昏huangse的光芒一罩,松鹤神君面色大变,竟然是有种神识变慢,头昏眼花,心神摇摇欲坠般的感觉。
       “叱!”
       一个金光大符轰然从松鹤神君的口中喷出,这金光大符似乎是音波凝成,有着镇定神魂的功效,一口喷出一个金光大符,松鹤神君的目光也瞬间清明了起来,身周瞬间涌出无数条黄气,全部行成一只只布满鳞片的恐怖huangse魔爪,看上去好像身上一下子长出了千条魔爪一般。
       与此同时,好像有无穷的元气从整个天地宇宙,四面八方涌来,形成了一个颗黄光四散的椭圆形果子,朝着洛北轰击而去。
       这颗椭圆形果子之中,无数光华游动,好像有数座大阵循环不息,而细看之下,内里却凝聚着成百上千只huangse的魔爪!
       这一颗椭圆形huangse的果子只有一尺来长,但是朝着洛北轰击过去的瞬间,洛北的身体就猛的一阵,身后的虚空也一下子凹陷了下去。
       面对松鹤神君如此凶狠的一击,洛北连眼都没眨一下!轰!他的身周猛然泛出无数团金色的火焰,如同形成了无数座大阵,而他就像是架着无数金光、火焰而来的神明。一点白色的华光突然显现出来,其中好像闪烁着无数微小的弥陀法印一般,一下子就撞在了那颗椭圆形果子上。
       轰轰轰轰轰!
       整个椭圆形果子之中瞬间就发出了无穷无尽般的爆炸声,震得方圆上千里的天空都在猛烈的颤抖。这颗椭圆形果子竟然一下子就被硬生生的击溃!
       “怎么可能!之前九宫神君他们和你交手时,你不过是一重天劫的修为!…你竟然也是两重天劫的修为!”
       顿时,松鹤神君醒悟过来一般,脸色剧变,惊叫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双袖一展,无穷无尽的天地、星辰元气又从四面八方凝聚到他身前,似乎要在他身前凝成一个盾牌般的模样。
       但就在此时,如同江河决堤一般,暗红色本命剑元、蓝色玄宝、九道凝聚了无数金风火线的暗金色剑罡,已经狠狠的冲击在了他这面未成型的盾牌上!
       “轰!”
       这面盾牌瞬间暴散成无数团滚滚的罡气,宛如千百个春雷一般炸开。
       松鹤神君之所以先前自认为吃定了洛北,是因为两重天劫的修道者和一重天劫的修道者在施法速度和对天地元气的领悟上有着极大的差距。可是天澜虚空在这边根本没有任何根基,根本就不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洛北已经从一重天劫的修为突破到了两重天劫的修为。
       在一道术法压制不住的情况下,松鹤神君一失先机,马上就变成了彻底挨打,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境地!
       轰轰轰!
       一道接一道的惊天术法轰击在松鹤神君身外的蓝色光罩上。
       松鹤神君此刻已经完全无法施展其它的法宝和术法反击,完全只能全力的朝着他那件防御法宝之中拼命的贯注真元,维持着光罩的威能。
       这种真元的损耗速度是极其惊人的,而且只是数息的时间,松鹤神君的口鼻之中就都已经被无匹的力量震荡得沁出了血来。
       “本命乾坤图!”
       在这生死的关头,噗的一声,松鹤子的元婴从头顶浮出,一件如同画卷一般的法宝在他手中展开,发出金光万道。“轰!”一下子挡住了铺天盖地压来的威能的同时,松鹤子的元婴和肉身都是猛的一震,之后脚下的白鹤白光一放,松鹤子的元婴和肉身瞬间就从原地消失。
       松鹤子的元婴和肉身架着白光从原地消失的瞬间,洛北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朝着相反的方向激射而出,也是马上消失不见。
       “此人见机极快!让他跑掉了。”
       只是数息的时间,白光一闪,脸色发白,嘴角犹有血迹的松鹤神君去而复返,而和他一起出现的除了天宫神君之外,赫然还有雅易神君、黑石神君。
       “想不到此人短短的时间已经到了两重天劫的修为,连我也不是对手,下次再和此人碰面之时,必须要我们两个联手才可对付得了他。”松鹤神君神识一扫之后,神色难看的对雅易神君说道,“此人现在在此处出现,又探过了我们的大部,我们进攻南天门的计划是瞒不过了。”
       “无妨,他们的人都已经赶去招摇山,就算知道也来不及了。希望到时他会在南天门出现,到时我们就可以灭杀此人!”雅易神君冷然道,“黑石神君,让我们的人不要再有什么停顿!准备直接进攻南天门!”
      
      
      
      
       第六百三十二章 南天门,不得不战!
       “洛北,刚刚你和人交手了?”
       洛北一跨入悬浮在云层中不动的云蒙神梭,纳兰若雪和采菽、苏歆悦就马上急切的问道。
       按照洛北所说,为了安全起见,这云蒙神梭停留的位置距离天澜虚空的大部至少也有上千里的距离,但是方才洛北和松鹤神君斗法牵动天地元气,声势极其的惊人,纳兰若雪和采菽、苏歆悦自然也是感觉到了。
       “松鹤神君,是天澜虚空的一名神君,两重天劫的修为,我想乘机灭杀他的,但是此人的本命法宝威力不俗,而且又有数名神君级修为的人物赶来,所以方才是功亏一篑了。”
       “两重天劫的修为?”纳兰若雪和采菽、苏歆悦顿时吃了一惊。
       洛北点了点头,脸色有点阴霾,因为他感觉得出,方才赶来的数人当中,似乎还有一人是两重天劫修为的人物。
       现在修道者置身的天地,也是一颗大星辰,洛北现在知道,一般一重天劫修为之下的修道者,都是只能引动这个天地,这颗星辰之中的天地元气,但是等到渡过一重天劫之后,就能感悟,沟通到九天之外的星辰元气,发动术法之时,不仅能够引动这个天地的元气,而且能够引九天外的星辰元气归为己用。
       原天衣给洛北留下的信笺之中,除了告知洛北每突破一重修为,可能会引动的天劫之外,还告诉了洛北不少玄奥的道理和对元气的感悟之法。
       一重天劫以上,每渡一重天劫,能够引动的星辰元气就越多。也就是说,一重天劫修为的人物可能能沟通九天外的数十颗星辰之力,而两重天劫的人物可能就能沟通到上百颗星辰之力。
       而能够沟通引动多少颗星辰之力,这也和突破天劫的时间长短有关系,比如说刚刚突破到一重天劫修为的人可能最多只能沟通到数颗星辰之力,但是突破了一重天劫已经上百年的人物,在这上百年的时间里,却说不定已经可以感觉引动数十颗星辰之力。
       一颗星辰的元气力量十分的庞大,而且每颗星辰的元气力量又不相同,所以引动下来之后才会显得十分的驳杂,凝聚在一起就会自然形成各种元气汇聚的大阵的景象。
       现在因为原天衣的信笺,洛北在感悟、引动的星辰数量上,是绝对不会输于松鹤神君和奴兽神君的,但是因为这两重天劫修为的人物至少也能调用数十颗星辰元气,每一道术法的威力都比渡劫期修为的人至少大出数倍,甚至十数倍。所以以洛北目前的实力,对付一名或者两三名一重天劫的人物应该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两名两重天劫修为人物的联手,他就胜算就是微乎其微。
       最为关键的是,此处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顶尖修为的天澜虚空的修道者出现!
       “主人,另外的一人不是雅易神君就是奴兽神君!松鹤神君应该是最近才突破到两重天劫的。我们天澜虚空的神君之中,原本只有雅易神君和奴兽神君是两重天劫的修为,奴兽神君以前是奴兽山的山主,山中受他御使的修道者有数百人,凡人十万,捕捉、豢养了无数异兽,别人要妖丹都要拼死拼活的去妖兽聚集之地斩杀妖兽,他却只要靠自己豢养、繁殖的妖兽就能取得数量不菲的妖丹。所以此人在我们天澜虚空的势力也是十分的庞大。雅易神君是个睚眦必报的人物,喜欢虐杀对手,要是有对头落在他手里,都要被他折磨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就曾经将一名他的对手囚禁在他管辖的黑蜂山上,让那人被黑蚂蜂噬咬了一百多年!”莫天邢的元婴也从血凤萝上浮现出来,脸色有些发白,显是提到的这两人也让他感到十分的惊惧,“主人,这样对于天澜虚空来说鼎足轻重的人物聚集在此地,肯定是有什么大的阴谋,否则要灭这些普通的门派,根本就不需要出动到他们这样的人物的。”
       “是五色焰讯号!我们赶过去再说!”
       洛北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只见南侧的天空之中连续射出数道光焰,除了几道发现天澜虚空修道者踪迹的光焰之外,还有一道明亮的白色光焰。
       白色光焰是玄门联盟之中用于下达新的号令和集结的讯号,洛北马上就御使着云蒙神梭,朝着那道白色光焰的方位飞遁了过去。
       “是蜀山的弟子!”
       在距离白色光焰发出的方位十里处,洛北和采菽就一眼看清,发出五色焰的是一名蜀山惊神一脉弟子装束的青年,身材高大,脸色黝黑。而他的身旁是两名身穿华服的老者,一名秃顶,满面红光,另外的一名双眉奇长,看上去不怒自威。
       那秃顶的华服老者御使着一艘闪着青光的龙舟模样的法宝载着三人,而那名双眉奇才的威严华服老者却是手持着一件荡漾着强大法力波动的紫色拐杖般法宝,警惕的用神识扫着四面八方。
       “云蒙神梭?”
       突然感觉到异样的元气波动,这名华服老者脸色一变,马上就要将这件法宝祭起来之时,看到青光中撕裂虚空一般现出身影的云蒙神梭,目光一闪之下,他却是硬生生的止住了攻势。
       “在下洛北,不知道这位师兄和两位前辈的名号?”
       洛北、纳兰若雪和采菽、苏歆悦马上从云蒙神梭中现身而出。
       “洛北?”那蜀山弟子为云蒙神梭的突然出现也是吃了一惊的样子,但是听到洛北的声音,这名蜀山弟子脸上也顿时现出了惊喜的神色,马上说道,“我是蜀山惊神弟子孟天烽。”
       “哼!”
       而一听到是洛北,两名华服老者都是面色有些不善的在心中冷哼了一声。这两名老者都是终南派的太上长老级人物,是正道玄门中的老古董,思想也自然老旧的很,眼界又是极高,对洛北的事有所耳闻,心中自然对洛北怀有些敌意。
       但是这两人似乎都修有独特的望气之术,只是一眼扫过纳兰若雪和洛北,这两人的面色就马上大变了起来,那种倨傲不愿搭理的神色也迅速消失不见,微微的犹豫了一下之后,秃顶的华服老者说道,“在下是华白龄,这位是我师兄钟要离。”
       “原来是终南二老,看来这次天澜入侵,昆仑被灭,震动实在是太大了,他们这样的人物也终于全部坐镇不住,要出山了。”
       洛北和纳兰若雪互望了一眼,心中顿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终南二老在上百年之前也是极有名气的元婴期修道者,但是这百年之中,却是没有了声息,在大凡修道者的心中,这两人也应该是陨落掉了。这两人销声匿迹的一百多年来,终南派也是势微的厉害,只出过一名元婴期的修道者。已经从数百年前的一流大派沦落成二流的宗派,在外界看来已经没有多少的实力了。
       而洛北只是一眼见到这终南二老之时,就已经感觉出这两名终南派的太上长老是元婴后期修为的人物,但是寿元所剩无几,很明显这一百年是彻底闭关,想尽一切办法突破修为、延长自身的寿元。
       这样自身寿元所剩无几的元婴后期修道者,除非是宗派要遭受灭顶之灾或是有什么对自己极为有益的灵宝出世,否则恐怕就算是自己的亲传弟子被人杀死,也不可能浪费许多时间去追杀别人。
       现在这样的人物都到了此处,便说明这次正道玄门在极度的危机面前,也是将自己真正压箱底的实力全部都拿出来了。而许多宗门,不到真正的危机,也看不出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真正强大的实力。
       “洛北..师弟。”这名看到洛北脸露出惊喜神色的蜀山弟子孟天烽,在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也喊出了师弟的称呼,接着马上说道,“断天涯师兄已经知道了你在附近的消息,并让我们见着你的都通知你,我们各宗的人都不要再行和天澜虚空的人交手,往南舟山暂避。”
       “南舟山?”洛北目光突然一凛。
       “天澜虚空的人势力实在是太过庞大。之前断天涯师兄他们对其中的一拨进行了一次伏击,没想到反而在天澜虚空的人的反攻下被打得大败。损失惨重,连断天涯师兄都受了重创。”孟天烽看着洛北飞快的解释道,“现在我们聚集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和天澜虚空的人对抗。而且天澜虚空有数名修为逆天的修道者在此处,所以我们只有先行全部撤离,等待援军的到来。否则再过停留,损失会更大。”
       “你手中此刻有没有那种记录天澜虚空修道者去向的玉符?”洛北眼光剧烈的闪动了一下,飞快的看着孟天烽问道。
       “有。”孟天烽点了点头,马上掏出了一片青色的玉符递给了洛北。
       “南天门!”洛北的神识只是一扫,脸色就彻底的变了。
       那一股天澜修道者的大部,此刻的态势,竟然是隐隐正对南天门的方位,而其余的数股天澜虚空的小部,给人一种在外围排查,看看有没有什么势力往南天门逼近的样子!
       原来天澜虚空修道者的真正目的,是南天门!
       “南天门?”孟天烽看到洛北脸色的剧烈变化,眉头也是猛的一跳,马上极其急切的问道:“洛北师弟,你说南天门是什么意思?”
       “他们天澜虚空真正想要拿下的地方,是南天门!”
       洛北脸色难看的说道。
       “不错,主人,看来他们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拿下南天门!”莫天邢的元婴也有些变色的显现了出来。
       包括蜀山在内的这些正道玄门的人,几乎全部都不知道南天门实际已经成为洛北的地盘,底下有沟通紫金虚空的传送法阵存在。
       只要有能力、时间探索,紫金虚空简直就是有无尽的资源,而且光是煌天神塔的奥秘,洛北都没有完全探得过来。
       之前听到南舟山的时候,洛北已经隐然觉得十分不对,因为南舟山就是十万大山边缘的山脉!天澜虚空的人赫然是朝着十万大山而去!
       拿下昆仑,拿下紫金虚空,加上本身的天澜虚空,天澜虚空的人,是想占据惊人的资源!
       此刻净土界和峨眉之中修为高绝的人物几乎全部赶去了招摇山,即便是马上传讯,或者他们已经感觉出来,赶过来也根本来不及。凭借洛北现在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和天澜虚空这么多人抗衡的。也就是说,现在洛北只有放弃南天门了。
       而天澜虚空攻下南天门之后,肯定会建立起大量的法阵、禁制,到时候就算聚集强大的力量,要想再拿下南天门,也未必能够做到!
       “他们要拿下南天门?!”孟天烽此时还根本不知道天澜虚空的人为什么要拿下南天门,但是一听到洛北这么说,他和终南二老的脸色也是马上变得有些发白。
       “怎么?”这样的神色也马上落入了洛北的眼中。
       “断天涯师兄和我们蜀山的一些弟子,还有至少数百名无力再战的道友,此刻在南天门中!”孟天烽脸色发白的看着洛北,“之前断天涯师兄和我们蜀山的一些弟子,护着那些受创较重的众多道友,转移到南天门中去了。那里是我方刚刚建立不久的一处最大休整点。”
       “什么!”洛北的心神终于彻底的震动了!
      
      
      
      
       第六百三十三章 乱星玄符、毁阵失败
       “这些人真正想要的,果然是紫金虚空!”
       “现在他们已经不加掩饰了,不好,他们来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
       云蒙神梭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南天门撕裂虚空跳跃。云蒙神梭之中,纳兰若雪和采菽的眼中闪耀着的都是急切的光芒。
       原本洛北是必定要放弃南天门,会合蜀山等各宗,联手和天澜虚空的人一战,看到时能不能将南天门重新夺回。
       但是此刻断天涯和不少蜀山弟子,各宗门的伤者,都在南天门中!
       其余各宗门的伤者,在洛北的内心之中,在必要的时候,要放弃也可以放弃,但是断天涯和这些蜀山弟子,洛北却是绝对无法割舍得下的。
       所以在洛北的计划之中,是要赶到南天门,利用妖王莲台和净土界连通的法阵,将断天涯等人先行转移回净土界。
       但是天澜虚空的人意识到洛北的到来之后,现在推进起来已经是完全不加掩饰,如同幕天席地的狂澜一般,云蒙神梭几乎才刚刚在南天门的一个入口外显现出来,滚滚的黄沙风阵已经从四处合围而来,将整个南天门团团的包围起来,距离南天门只不过数十里之遥!
       洛北只是依靠云蒙神梭的惊人遁速,后发而先至,超过了他们一线而已。
       眼带凛冽煞气的看了一眼后方那铺天盖地涌来的滚滚黄沙风阵之后,洛北马上收起了云蒙神梭,飞快的和纳兰若雪、采菽等人进入了面前南天门的入口。
       因为独特的上古法阵,南天门之中,动用法宝和术法必定会遭受严厉的反噬,所以别说是云蒙神梭,连飞遁术法也根本是不能施展。
       ……
       “正是那人!那人也进入了南天门之中!”
       此刻松鹤神君、雅易神君等人已经位列天澜虚空大部的最前方,滚滚黄沙风阵之中的天澜虚空修道者,赫然已经达到了惊人的数千名,修道者的总数甚至已经完全超过了进攻昆仑之时的数量!
       青光一闪,云蒙神梭在南天门外显现出来之时,松鹤神君也马上感觉到了,厉声说道。
       “此人身上有一件强大的防御法宝,名为妖王莲台,上有传送法阵,必须要十分的小心。”一个恨恨的声音也马上发出,正是在玄无上施法下到了渡劫后期修为的陈青帝。
       “古典记载,南天门布置诸天璇玑阵,在里面无法释放任何法宝、术法,无法斗法。他在里面也是不可能能运用这件法宝的,不过为了防止他先通过法阵进入紫金虚空之中运用这件法宝召集大批的人手,或者先行破坏法阵,炼星山主,恐怕还是要先动用你那乱星玄符了。”雅易神君转过头,看着散发出霞光,好像披了一条星云的炼星山主,“你这乱星玄符是独一无二的奇珍,等到拿下南天门之后,我们必定也会补偿你的。”
       “都以天澜虚空为重,这些话就不需多言了。”炼星山主点了点头,一张彷佛是无数星光汇聚而成,极其璀璨的古符从他手中射出,同时他马上专心致志的朝着这道古符中贯注起真元来。
       “这南天门的诸天璇玑阵是上古五大奇阵之一,破解起来要一些时间,否则在不破解的情况下,修为越高,施放的术法力量越大,受的反噬反而越重。”一抹阴冷的神色在雅易神君的脸上一闪而过,“在我和松鹤神君破解这法阵之时,还请诸位传令下去,全部全力布置法阵、禁制,因为到时就算我们拿下了南天门之后,那人和招摇山、湛州泽地的大部赶来,也很有可能会有一场大战。”
       ……
       “断天涯师兄!我是洛北!”
       刚刚进入迷雾笼罩着的南天门入口,洛北就马上发出了一声冲天长啸。
       对于洛北来说,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时间可以浪费,而且洛北已经感觉到,就在入口前方就把守着至少数十名修道者,十分警惕而充满敌意。
       “洛北?”
       迷雾前方一阵骚扰,许多人惊呼出声,有些人震惊,有些人却是十分惊喜。
       没有丝毫的停留,洛北和纳兰若雪、采菽、苏歆悦飞快的前行。只见白色的迷雾之中十数人迎上来,其中大部分的人手中都持着不需要动用真元便能施展的符箓、火器和兵刃。
       最当前的三人一人是蜀山天铸群峰弟子的装束,还有一人背上绑着飞剑,却是标准的蜀山戈离弟子的装束。还有一人却是洛北和采菽认识的蜀山弟子,“宗震?”只是一眼看到这人,洛北和采菽微微一怔,就喊出了这人的名字。
       这人赫然是在试炼之时和洛北、采菽有过争斗,又是同一批参加蜀山试炼,也进入了剑塔之中获得了一柄飞剑的惊神弟子宗震。
       “千明寒凝”。洛北和采菽甚至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宗震在剑塔之中取得的是什么飞剑。
       当时在蜀山之时,宗震甚至还算是洛北和采菽的对头。但是此刻重逢,宗震的眼中却是没有了丝毫的敌意,还多了一分说不出的意味。有些沉默的飞快点了点头之后,宗震转过了身,道:“快跟我来,我带你们去见断天涯师叔。”
       宗震和洛北采菽本来是平辈,但是因为洛北和采菽后来是燕惊邪亲传,辈份上却是比宗震高了一辈。
       “他也到了引剑入体的修为了。”
       洛北和采菽知道,当初宗震的天资也不错,得到的千明寒凝也是件极佳的神兵。这些年下来,宗震的飞剑修为进境的也是十分之快了。
       “断天涯师兄!”
       而随着宗震方才走进南天门的内谷,原本心中就有了许多异样感觉的洛北和采菽就都是身影一晃。
       一名身穿黑衫的修道者站在前方不远处的台阶上,那人不是一开始在蜀山教导他们的,外冷内热的断天涯,还有谁来?
       一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洛北和采菽,这名平时极其严厉的大汉眼中也闪过了一丝难以言明的神色,但是他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直接问道,“洛北,这些天澜虚空的修道者怎么会将这南天门团团围住?”
       “这还用说,肯定是被他引来的!”
       此时南天门之中也聚集了比原先多出数倍的修道者,其中除了各宗门的伤者和先前在南天门之中进行交易的修道者之外,还有附近的一些宗门,以及正好在附近,被天澜虚空的修道者四面合围而无路可走,退入到南天门之中的修道者。所有南天门之中的人都已经知道了被天澜虚空修道者团团包围的处境,许多修道者在极度恐惧之下,已经近乎歇斯底里,一听到断天涯这么问,当下周围就有许多人尖叫了起来。
       洛北没有说话,只是看了那些人一眼。而断天涯却是厉声冷哼道:“住口,难道你们看不出他是来救我们的么!”
       这些人也是心神几乎崩溃,此刻被洛北不怒自威的目光扫过,这些人才顿时想起了洛北的身份和修为,浑身一寒,而断天涯的话顿时又给了他们希望,顿时马上异常合作的闭住了嘴,一副以洛北马首是瞻的表情。
       “季灵。”
       洛北一眼扫过的同时,看到季灵有些欣喜的从一侧朝自己走了过来。“季灵,你和其余人先配合他们控制住南天门中的形势,在天澜虚空的人没有攻进来之前,不要让他们先乱了。”洛北在这南天门之中也经营了许久,本身就安置了许多人手。又看到附近至少有七八十名没有负伤的蜀山和各宗弟子,洛北便马上对季灵说了这一句。
       “好!”一看到洛北出现,季灵顿时心神大定,马上点头领命。
       “断天涯师兄,你马上随我来。”没有丝毫停留,洛北马上又对着断天涯说了这一句,朝着珍宝阁飞快前行。
       “想不到你在这南天门之中也已经有了不少势力。”看到至少有十来人马上和季灵汇聚在一起的样子,断天涯一边跟上洛北,一边说道,“你现在准备要做什么?”
       原本有数人守在珍宝阁前,一见到洛北和纳兰若雪出现,这数人脸上顿时也显出惊喜的神色,马上默不作声的让开了两边,让洛北等人进入珍宝阁。
       “我….”洛北正待回答断天涯的话,突然之间脸色一变。
       就在此时,整个南天门上方的虚空之中,突然传下了一阵奇异至极的浩大法力波动。
       所有身在南天门中的修道者都惊骇的抬头看着天空,只见无数火星般的璀璨星光从空而落,随着这完全笼罩了整个南天门的璀璨星光的倏然而落,整个南天门之中本身已经十分紊乱诡异的元气更是纷乱,好像颠倒、扭结在了一起。
       一条条飘带和光刃一般的七彩光华、斑驳至极的霞光,从珍宝阁大厅后,地宫入口处狂涌而出,散发出异常杂乱,狂暴的法力波动。
       从这个入口处看下去,南天门的地下,包括珍宝阁当作库房使用的地宫之中,都已经充满了狂乱至极的光华和霞光。
       这些光华和霞光之中的威能,是令洛北的肉身都不敢进入的。
       “这些天澜虚空的修道者,不知道发动了什么法宝和古符,彻底打乱了天地元气,使得现在南天门地下所有破损法阵的残余威能形成了这样的狂澜!就算是我能动用术法,此刻也无法安然进入,到达连通紫金虚空的法阵那里。”洛北深吸了一口气,“他们这么做,是为了防止我们直接玉石俱焚,先行破坏连通紫金虚空的传送法阵。”
       “这里面有连通紫金虚空的上古传送法阵?怪不得他们要拿下南天门。洛北,原来你方才是想直接彻底毁去连通紫金虚空的传送法阵。”断天涯眼光一闪,马上反应了过来。
       “断天涯师兄,蜀山和各宗门的联盟,会有援军赶来么?”洛北心中冰寒的看着断天涯,问道。
      
      
      
      
       第六百三十四章 铁板一块,绝对劣势
      
       “先前退到南天门的时候,我就已经接到传讯,我们蜀山和一些正道玄门的大部正在赶来的途中。可能不过一个时辰,就会到达十万大山。”断天涯看着洛北,“虽然这战没有多少胜算,但肯定是要打的。”
       洛北微微的垂着头,他听得明白断天涯这话的意思。
       昆仑被灭,现在正道玄门的实力和天澜虚空相比处于绝对的下风,但是天澜虚空所占的资源越多,正道玄门的劣势就越大。反正都要拼的话,还不如乘早。
       “如果正道玄门和我们联手,还是可以和天澜虚空一拼的。”洛北眼光闪动的说道,“毕竟天澜虚空修道者的总数并不算多。”
       “联手是不可能的。大部分正道玄门对招摇山和湛州泽地都有成见,事实上大部分正道玄门也都参与过对招摇山和湛州泽地的人的绞杀,所以对于他们来说,你们也是敌人。要是蜀山和你们联手,到时候其余的正道玄门也会和蜀山脱离开来。”断天涯摇了摇头,“别说和你们联手不成,就算是正道玄门之间也有分歧,很多宗门也都有自己的想法,没犯到他们的头上,用不着拼命,要是别的宗门和天澜虚空拼的两败俱伤了,或许他们还能坐收渔翁之利,或者天澜虚空能成为另一个昆仑的话,他们也可以臣服而不必玉石俱焚,所以我们正道玄门能够聚拢起来的实力,也不过十之二三而已。”
       “至于说人数,也不是问题。”断天涯摇了摇头之后,接着说道,“他们有两种诡异的符箓,一种可以控制住被他们擒住的修道者的心神,供他们驱使,而另外一种却似乎能配合一种小型的妖兽,令被他们擒住的修道者和小型妖兽合体,变成一个受他们驱使的半人半妖的怪物,而且修为还会比原先略高一些。我们之前对他们进行了一次伏击,正是见他们只有一百余人,而我们参与伏击的有近四百人。但是没有想到除了其中有数名修为惊人的修道者之外,我们的许多人中了他们这两种符箓之后,反而为他们所用,后来反而我们人数上占了绝对的劣势,差点全军覆没。”
       “居然有这样的符箓?莫天邢,这两种符箓炼制不难?”洛北和纳兰若雪等人互望了一眼,彼此之间都看得出对方目光中凛然的意思。
       “这是炼星山主特有的控神符和兽化元符。”莫天邢的元婴马上显现了出来,“对于炼星山主来说炼制并不难,只是炼制控神符和兽化元符的材料稀少,而且兽化元符要配合几种特有的妖兽使用,所以原本在我们天澜虚空数量也是极少,但是现在恐怕炼星山主能够炼制大量的控神符和兽化元符出来了。”
       “莫天邢,你这话什么意思?”采菽忍不住看着莫天邢说道。
       “原先炼制控神符和兽化元符的材料,大多都在我天澜的九曲山、铜山出产。而九曲山主和铜山山主都和炼星山主有很大过节,是对头。所以炼星山主之前很难拿得到炼制这两种符箓的材料。但是现在不同了,九曲山主和铜山山主就算不肯拿出来,几个神君也会直接将他们灭杀,取得炼制符箓的材料。”莫天邢的元婴苦笑道:“而且奴兽神君的奴兽山中那几种妖兽豢养了不少,兽化元符炼制出来后,使用也不是什么问题了。”
       “不过这两种符箓也有缺陷。若是一名山主级的人物,足可以同时控制百名被控神符控制的修道者,但是只能另这些修道者在距离自己两百丈以内的范围,超过两百丈,心神就有可能控制不住,控神符就极易失效。而被兽化元符虽然没有距离限制,但被兽化的修道者会迷失心性,和妖兽一般残暴,一名修道者最多只能控制五到十名兽化的修道者。”莫天邢又随即补充道。
       洛北点了点头,“莫天邢,那炼星山主外貌如何?”
       “哦?主人,你是想优先灭杀此人?除去此人,天澜虚空倒是再也没有人能够炼制这两种符箓。不过你有这样的想法的话,最好看看有没有机会连天虚山主也第一时间灭杀掉。此人是天澜虚空用妖丹炼制法宝和丹药的第一人,此时对天澜虚空的作用实在不亚于炼星山主。苏歆悦的碎虚神弓是最强大的刺杀利器,让她配合你刺杀的话,就算是雅易神君他们也未必能护得住两人的。”莫天邢眼光一闪,立即就明白了洛北心中的想法,说了这一句之后,马上就将炼星山主和天虚山主的外貌特征对洛北描述了一遍。
       洛北眼光闪动,听莫天邢说完之后,马上就对断天涯说道:“断天涯师兄,我要先行离开南天门。此刻天澜虚空的人肯定在外面布置法阵、禁制,要是拖得久了,我想出去也未必能出得去了。纳兰若雪、采菽、歆悦,你们留在此处吧,这妖王莲台和云蒙神梭你们留着。他们要想攻入南天门,必定要先破掉南天门的这个法阵。我会尽快赶回来,但即便是我赶回来,也未必能冲得进南天门,很有可能被天澜虚空的人阻隔在外。反正到时候只要这南天门的法阵一破,你们就马上打开妖王莲台的法阵,让断天涯师兄他们所有在南天门中的人进入净土界中,然后你们用云蒙神梭逃遁。以云蒙神梭裂空的遁速,就算是玄无上亲至,也绝对是阻挡不住的。”
       “洛北,你是要赶去救治韩血衣?”纳兰若雪一下子就明白了洛北的用意。
       这时无论是雨师青等人还是招摇山、湛州泽地的人赶来都根本来不及了。只有将被大黑天魔诀封印着的韩血衣先行救治出来,才能增加一份强援。
       而原先若是没有天澜虚空进攻招摇山的事的话,洛北本身也是要第一时间准备赴十万大山利用天银法阵救治韩血衣的。
       “你快去吧,放心好了,有这两件法宝,我们逃遁出去应该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看到洛北点了点头之后,纳兰若雪马上说道。
       洛北点了点头,一股庞大的血气从他身上震荡而出,他的人也马上掠了出去。
       在南天门之中根本无法动用任何真元、施展任何术法,但是洛北肉身、体内气血的力量极其的庞大,此刻的飞掠速度,也根本不亚于一般修道者的遁速。
       ……
       “采菽,玄无奇和蔺杭现在如何?”看着洛北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断天涯沉默了片刻,突然问了这样一句。
       “他们都很好。”采菽看着这个昔日在蜀山之中,对他们十分严厉,其实却又十分护着他们的师兄,答道:“他们现在也突破到了元婴期修为了。”
       断天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断天涯师兄,你们怎么会往这边来的?”采菽的心中却又多了一分莫名的感动,“以我们和招摇山、湛州泽地的耳目,也没有发觉他们往这边来,只发觉他们的大部往招摇山进发。”
       “我们也以为他们是要进攻招摇山。”断天涯道:“我们能够发现天澜虚空的人在这里出现,不是因为我们在世间探查消息的实力超过招摇山和湛州泽地。而是因为正道玄门和你们是不通气的,而我们就不同。他们受袭不会向你们发出救援,却会传消息给其它正道玄门,所以我们才能比你们更早发现此处有天澜虚空的人出现。不过先前我们也只以为这是天澜虚空的小部。在我们原先的计划之中,是准备乘着他们的大部和你们在招摇山大战,灭杀此处的小部,消耗天澜虚空的实力的。但是我们也根本未料到他们的真正意图不是招摇山,而是南天门。”
       顿了顿之后,断天涯接着说道,“这些天澜虚空的修道者不仅在功法和法宝上和我们有很大不同,而且其它手段也是十分的诡异,我们在沿途都埋伏有许多人手,但是却都没有发现他们是如何转移这么多人手过来的。”
       “是通过传送法阵。”采菽解释道:“刚刚那莫天邢原本就是天澜虚空的人,后来被洛北收服做了器灵,他说过天澜虚空妖兽横行,他们在天澜虚空都是要靠法阵穿梭各处。上古那些可以传送数千里之上的法阵已经没有人能够布置了,最多只能在损坏不严重的情况下修复,所以他们也一直无法回到我们这个修道界。但是那些数百里之内传送的法阵他们天澜虚空现在布置起来却纯熟得很。通过一个个法阵中转的话,就算从招摇山到此处,也根本不需要多少的时间。此刻恐怕往招摇山的大部分天澜虚空修道者都已经过来了。”
       断天涯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惨烈的神色。
       传送法阵!天澜虚空的修道界本身就是铁板一块,再拥有这样的传送法阵,对敌起来,根本就不可能攻击到弱处,无论对上哪一处天澜虚空的小部,只要片刻的时间,也会马上变成天澜虚空的大部!
      
      
      
      
      
       d第六百三十五章 正道无主,崆峒暂为首
       第六百三十五章正道无主,崆峒暂为首,倨傲自用,一重天劫也称王
       “就是此人!”
       此时黄沙风阵已经逼近到南天门之外,无尽的滚滚黄沙、狂风包裹住了雾气弥漫的南天门,洛北的身影一从南天门中掠出来,雅易神君、松鹤神君、黑石神君、九宫神君、天虚山主、炼星山主….这一批顶尖修为的人顿时一下子便发觉了。
       “居然敢一个人出来!也未免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
       炼星山主和天虚山主同样是少年天才,心气极高的人物,一发觉洛北强横的从南天门中冲出,炼星山主一声冷哼,顿时抢先出手,一条星河般的霞光瞬间凝成了一条闪光的锁链,朝着洛北卷去,与此同时,一片如同残破瓦片的惨绿色法宝也祭了出来,一闪就从他身前消失了。
       “这人就是炼星山主?”
       洛北冷冷的一眼扫过炼星山主,炼星山主的星云法衣十分显眼,此刻洛北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此刻洛北若是全力击杀此人的话,至少有七成以上的把握,但是洛北也很清楚自己要是击杀此人的话,未必能在这么多强者的合击下逃得出去。所以洛北根本就没有施法反击,身上法力波动一鼓之间,他的身影突然好像分崩离析一般,直接化成了数十条血影,一下子分散了开来,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往四面八方爆射而出。
       “神光血影遁?!”
       此时幽冥血魔和陈青帝等人也正守在一隅,准备伺机出手,一见到洛北突然分成数十条血影的样子,幽冥血魔的眼中顿时就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轰隆!”
       就在洛北的身影化成数十条血影暴射而出的一瞬间,一道紫色的光华和一件外表浮现着一个大大的古体“震”字光符的青色巨锤,狠狠的砸在洛北原先的置身处,打得空间都凹陷了下去,方圆数量范围内所有人的气血都猛的一震。
       但只是这一息的时间,洛北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这些人的视线之中。
       “不要追了!光是我们一两人,即便追得上,也拦不住此人的。”
       雅易神君脸色有些难看的缩回了手,喝止住了正欲追击的炼星山主。
       “哼!”炼星山主也脸色十分难看的重重冷哼了一声,将手一招,那外表浮着一个大大的古体“震”字光符的青色巨锤也飞回了他的手中,重新变成了一片惨绿色瓦片般的法宝。
       方才即便是其余的强者没有出手,洛北也要分出心神防备,但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形下,炼星山主和雅易神君的联手一击还是没有能够阻挡洛北分毫。而更让炼星山主心中极其不快的是,洛北方才一眼扫过之时,看着他的目光居然是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