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传:liguang520 | 下载全本 | 书籍资料页| 上传书籍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末日边城传_第14章

作者:丹东大米汤 大小:1046K 类型:科幻 时间:2013-11-28 04:43:50
        ,向着对岸一指,手指的方向上,一个摇动的小白旗后跟着一群人。
       “机枪做好警戒,随他们便吧!”徐长利吩咐了一句,这些人应该是约瑟夫教父手下来拉尸体的人。
       对岸的人准备的很充分,一具具尸体被扔上了平板车,受伤的人则视情况而定。
       平板车车轮“滋纽”的声音在平静的战场上格外的响,有些凄凉的声音,让双方的士兵情绪都有些低落。
       “烦死了!给他们送送行!”徐长利取过一挺轻机枪,对着天上就射了几发。枪声吓的那些搬运尸体的人急忙加快了速度,但是另外一种声音,却被徐长利抓到了。
       “你们刚才听到什么没?”徐长利问。
       “挺远没听清!”勤务兵说。
       “长官,好像是马叫!”一个士兵说。
       “快准备战斗!对面的人想夜袭!”说完,徐长利就向指挥部跑。
       在徐长利的命令下,大部分开始休息的士兵全部清醒起来,武器重新被抓在手中。
       “让那些新兵都撤出来!炮长,对着对岸的树林来几炮!”徐长利开始布置。
       随着两声爆炸声,远处的夜空中爆闪了两下,战马受惊的声音传出来,接着就是冲锋时的吆喝。
       “看什么!执行命令,快!”一排长看着自治队员停下来向后看,高声的喝到。这些没有什么战斗力的自治队员不得不都撤退到徐长利那里,而二排的人补充上防线的空缺。
       很快没有障碍物的开阔地上开始出现骑兵的身影,一排长还是想等着把人放近再开火,但是对于骑兵这战术非常的危险。
       “炮长!火力掩护!”徐长利知道不妙后,急忙对炮长下令。
       眨了几下眼后,骑兵就已经冲到近前,一排长大声的喊着“开火!”手中的冲锋枪也不断的喷着火舌。半自动步枪和冲锋枪急促射击构成了一堵向前推进的墙,冲过温布利桥的骑兵瞬时倒下,甩脱的骑兵,不是当场被打死,就是被战马掼到地上摔死。跟进的战马则被绊倒,被压在下边的骑兵一边惨叫一边试图躲在马后还击。
       迫击炮弹在空中飞过时的怪响不断响起,被阻在桥头的骑兵正在调转马身,开阔地上的骑兵则在尝试涉水过河。
       “轰轰轰!”迫击炮弹的爆炸声,让战马乱窜起来,炮弹炸点周围五六匹战马横倒在地。轻、重机枪形成的火网,不断在收割过去最具威胁的骑兵部队。
       “轰轰!轰轰!”两翼的重机枪阵地上激起几米高的碎土,看得出有重机枪的残骸飞上空中。
       “妈的!快找到步兵炮!”徐长利气的大骂,没想到对面还有后招,这些骑兵驮载的步兵炮威力要大一些,如果找不到他们躲藏的炮位,想守住阵地得付出大量的伤亡。
       左翼的两挺重机枪很快又恢复了射击,但是右翼始终没什么动静。
       “四班长!带人上右翼看看!”负责前方指挥的一排长,对峙隶属二排的四班喊到。
       带着两挺轻机枪,四班的十个人猫着腰从交通壕跑过去。右翼的重机枪掩体一片狼藉,四个人已经被炸的肢体不全,另外两个人也身受重伤,看起来是炮弹直接落到掩体里了。
       “快把重机枪挖出来!卫生兵,看看这两个人怎么样?”四班长喊着。
       战场上又恢复了宁静,开阔地上未干的血迹现在又多了一层,而且又增加了一堆尸体。在这里损失了接近一千人后,约瑟夫教父应该会有下一步的动作了。
       “这个老狐狸,不知道被打的痛不痛!”徐长利看着正接着夜色掩护前出的迫击炮班,方才骑兵带来的步兵炮居然躲在迫击炮的射程外。
       福来赛看着隶属自己的这些自治队员,原本有些兴奋的脸上都变严正起来,战场就是战场,来不得一丝的想当然。看到徐长利后,福来赛感觉这个稍显削瘦的军官真不简单,虽然用的方子比较“损”,但是确实让这些自治队员们客观和清醒了。
       炮弹在空中的声音又想起,战壕中的士兵纷纷躲藏到防炮洞中,被熏黑的泥土落下后,又多了两个伤兵。
       “九百米,偏左两密位,放!”炮长对着炮手喊,这已经是迫击炮的最大射程了。“轰轰”两声后,在树林中爆炸的炮弹,不清楚有什么收获,但是对面的炮击也停止了,看来是感受到威胁后后撤了。
       “你们!运输伤兵,帮忙挖战壕!”徐长利对着福来赛喊,接着坐到地上找自己还没吃完的晚饭。
       温布利带着自己的士兵去换防后,厂区里只剩下塞维利的工人警卫队,在这非常时期丝毫不敢马虎的这些人,很快发现了一队人。
       “别动!”警卫队的队长从藏身的地方闪出来,其他人隐蔽着准备开枪。
       “是自己人!我们是温布利连的测绘班,天羽长官派我们回来的!”麦克斯韦尔看到全副武装的警卫就清楚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弗利兹尔几个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准备摸武器的手慢慢做动作。
       “都别动!”麦克斯韦尔的手下们突然把枪口对准了这几个路上的伙伴。交给警卫队长一个硬币一样的东西后,三队人向着厂区走去。
       在塞维利的办公室中,兔子托尼和塞维利详细的询问了麦克斯韦尔关于张天羽的近况,并且听说并没有遇到派去寻找张天羽的人。
       “麦克斯韦尔班长,我不得不请你带着你的士兵再返回去,我们现在急着找到张天羽!”塞维利对着麦克斯韦尔说。
       两脚并拢,敬礼后,麦克斯韦尔接受了新任务。
       “外边的几个人怎办?”塞维利问兔子托尼。
       “按我们的方式办吧!他们了解的东西太多了!”兔子托尼打算把弗利兹尔这几个人都解决了。
       “这是不是?”塞维利有些犹豫,张天羽并没说把这些人都杀了,只是说不能让他们见到约瑟夫教父的人。
       “我们现在在打仗!谁知道他们是被谁打死的?”兔子托尼是打定主意不留后患了。
       几分钟后,几声枪响决定了一切。
       又经过一番激战后,徐长利命令士兵交替休息,被炸毁的重机枪也被取回来准备返厂修理,因为不清楚对岸的情况,想在晚上偷袭一下的徐长利只能作罢了。
       零点刚过,温布利的连队接替了徐长利的阵地,两个连长聚到一起后,开始商量白天即将发起的新战斗。
       张天羽站在一个较高的土包上,下面一羽正在带人开荒播种,在张天羽三年内不征收产出,耕作五年后给予自由人身份,并且土地归个人所有的政策鼓动下,少部分一无所有的属奴,加入到一羽的农垦大军中,更多向部落自由人或者贵族出卖劳力的属奴只是在观望。
       “蔡尧,你的人一定要守卫好这里,必要的时候,杀鸡骇猴也不要手软!”张天羽走下土包后,对着正在看队伍操练的蔡尧说。享受既得利益的部落自由人或者贵族是不会听任张天羽这些外来人指手画脚的,想要控制住部落必须让这些人收敛起来,张天羽并不想用在部落兼并中常用的tusha来对付这些人,所以想看看在极端的武力下,这些人会不会乖乖的听话。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部落中的一天
       更新时间:2010-10-13 14:13:27 本章字数:2775
      
      
       “左脚!左脚!”肖辰大声的喊着口令,手中拿着木棍的属奴士兵,挺直上身迈步前进。
       “向左转!”肖辰又一声口令后,队伍马上乱套了,转错方向的属奴士兵同其他士兵挤成一团。
       “哈哈哈哈!”在一边看热闹的奥德维尔连队,立刻大笑起来。在笑声中,属奴战士重新开始整队。
       “军官!管好你们的士兵!”肖辰对着奥德维尔连队中的军官喊,很快奥德维尔连队恢复了秩序。
       看着这三百个属奴战士,肖辰不得不调整了下训练方式,奥德维尔城连队的士兵被一对一的安排下去,这些人必须教会属奴士兵最基本的行进动作,包括分清左右。因为奥德维尔连队是按照五十人一个小队来编排的,肖辰召集了每个小队长,重新强调了下纪律,“准许态度粗暴,但是绝对不准许殴打属奴士兵!”
       毕妍由两个警卫陪着,在部落中散步,张天羽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个俘虏,而毕妍经过了几次逃脱的尝试后,也不得不放弃了,虽然自己那里看起来几乎没人看管,但是暗处盯梢的人不少。
       看着乱糟糟的训练场,毕妍有些嗤之以鼻,对于城市人来说,野人不过是群即使拿着枪也只能当场棍子用的白痴。
       “别忘了,是这些人把你的人都消灭干净了!”张天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看到地上把自己遮住的影子,毕妍用力跺了两脚,这个高大的年轻人,对自己总是采用俯视的态度,正慢慢的拨开自己傲慢的外壳。
       “等等!”转身想走的毕妍被张天羽叫住了。
       “住的还习惯吧?有什么问题,可以向我提出来。”张天羽问。
       “没有!”冷着脸,毕妍说了声就走了。
       看着脚步带着急躁的背影,张天羽不知不是不是故意的,“哈哈”笑了两声。听到张天羽的笑声,毕妍也忍不住“噗嗤”笑了声。虽然身为俘虏,但是在这里毕妍的心境居然比过去好了很多。
       目送毕妍离开后,张天羽找到肖辰,询问起最近属奴士兵的训练来,在这里耽搁太久的张天羽准备让这些属奴士兵,护送从矿区采集的矿石返回边城。
       “不堪大用啊!这些士兵吓唬人还行,根本没什么战斗力!”肖辰对张天羽说,现在这些属奴士兵只是会使用步枪而已,至于瞄准射击根本没入门。
       “没办法,我们的弹药也不足了,这里的路线已经打通了,也应该回去了,其他的事情交给其他人来办吧!”张天羽对肖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个年轻的排长,现在已经成为张天羽信任的人之一。
       许馨拉着格里菲斯继续着每天的行程,今天她打算去位于矿区附近的一个属奴聚居区,这里的属奴在生活物资上相对有些属于个人的财产,但是因为从事的工作关系,这里的人也是最容易送命的一群。
       许馨把着自己,格里菲斯同以往愉快的心情不同,今天总是感觉不习惯。下意识的动作,格里菲斯把冲锋枪的保险打开了,虽然这样容易走火,但是这却能让格里菲斯稍微安心点。
       看着一边的灌木丛,格里菲斯越走越感觉有问题,这些小灌木枝条的摆动非常的不自然,记得张天羽说过野人战士有种分不清真假的伪装,这让格里菲斯一下子警醒。
       “对着那个灌木丛开火!”格里菲斯一把把许馨护到身后,一边对后边跟着的士兵下令。
       在格里菲斯把许馨护到身后的同时,伪装着的人都站起来开始搭弓,格里菲斯这边的冲锋枪也开始大叫。
       发出一声尖叫的许馨被格里菲斯按着脑袋蹲下,震耳的枪声中,冒着烟的弹壳连串的落到地上。
       中弹的刺客们射出失去准头,毫无威胁的箭,十几个刺客先后倒在地上。
       “有人受伤没有?去两边检查下!”格里菲斯问。
       按着许馨,单手握枪的格里菲斯向四周每个可疑的地方射击,确认没有威胁后,才把许馨拉起来。
       “看看那些人有没有你认识的!”虽然有些血腥,但是格里菲斯还是得让许馨辨识一下。
       有的刺客是面部中弹,整个脸已经被打碎了,这样的尸体都被格里菲斯剔除在外,几具面部完好的尸体逐一托到许馨面前。
       “这个人,我认识!”许馨指着一具尸体说,这尸体上的金属装饰要多些,看起来这个人就是这些刺客的头。
       “他是离开的那些群落中的人!”许馨说。
       “居然自己找死!”格里菲斯冷冰冰的说,张天羽放过这些人,这些人反而不知趣的想暗杀许馨。
       “看来我们得替长官杀鸡了!检查好弹药!”格里菲斯对自己的士兵下达命令,原本肖辰的这个排已经归格里菲斯指挥了。
       夜晚无事的张天羽邀请毕妍一起散步,这个身份不明的女人,让张天羽起了好奇心,从气度上看,这个女人在圣佘塞城不应该只是个普通的贵族,而且从分析出的情报看,过去同许雷交易的人,似乎并不是圣佘塞城的人,还有其他的势力参杂在其中。
       “我想知道你确切的身份!”张天羽开诚布公的问,虽然和一个漂亮女人散步非常让人心情愉快,但是对于毕妍这样的女人似乎必能这样想。
       “我不会告诉你的!只是应该提示你,最好放了我,不然你和这个部落都会倒霉!”毕妍看着眼前一片片草棚说。
       张天羽听得出这话里的威胁,但是对于自己的势力同样有信心的张天羽并不在意,“你知道吗?对于这种山内野人,还没有被城市人征服过的传说!你不说没有关系,我会一直把你带着的!”
       听到张天羽的话,毕妍瞪起大眼睛盯着张天羽,张天羽乐呵呵的没考虑刚才那句话还有什么含义。
       “你不感觉失落或者被遗忘吗?你在我这里这么久了,居然没人来打探消息?我想你的人不会都被我杀了吧!”张天羽继续来打击毕妍,想通过话语来引诱出毕妍对于所处位置的无力感,可惜毕妍这种女人性格里天生就有种倔强。
       见毕妍丝毫不为所动,张天羽只好换了一个话题,“你的头发很漂亮,让我想起了一个过去的朋友!”
       毕妍的头发是褐色的,这让张天羽想起了“褐发”,那个开朗、倔强又可怜的女人。
       “可怜的女人!”张天羽带着惆怅叹息了一句,这句让毕妍楞在那里。
       “别跑!再跑开枪了!”一羽的田垄上有人在跑,听到警告后站住了,几个警卫正跑过来。
       张天羽带着毕妍也跑过去,一个属奴正被警卫按到地上,田垄中几只应该圈养的山鸡正在扒开泥土下的谷物种子。
       “长官!”几个警卫看到张天羽急忙行礼,因为不知道张天羽在部落中的职务,这几个警卫只能像士兵一样叫张天羽“长官!”
       “这是今天的第几个?”张天羽询问。
       “第四个吧!”听到这个数目,张天羽有点皱眉头。
       “把步枪给我!你,去抓鸡!”张天羽对着还被按在地上的属奴说。
       战战兢兢的跳下田垄后,属奴就开始抓鸡,几只山鸡立刻乱跑开,那属奴在后边狼狈的追着。
       “看着!”说完,张天羽对着一只山鸡就开了一枪,枪声中,被击中的山鸡横着从那属奴的眼前跳开了。还在抓鸡的属奴,吓的一屁股坐到田垄里,全身都在哆嗦。
       又拉动枪栓,剩下的几只山鸡都被张天羽打死了,把步枪还给警卫后,张天羽看向藏在远处的影子。
       “记住我的命令是什么!有人再搞破坏,中枪的不是他们就是你们!”张天羽这话说的格外严厉,“前几个执行任务的警卫,我会让蔡尧执行纪律的!”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两场偷袭
       更新时间:2010-10-13 14:13:27 本章字数:2826
      
      
       夜幕完全把天地笼罩起来后,远处的营火闪烁出虚无的魅力,许馨还是第一次专心来看这种以往被忽略的美丽。
       从部落中脱离的几个群落并没有迁居太远,也许是因为怀着鬼胎,这几个群落仍然聚居在部落的势力范围内。
       “机枪手,找好制高点!副机枪手照顾好部落长!”格里菲斯开始做战前准备,作战的目的很明确,格里菲斯打算捞一票就跑,营区中心的大帐篷就是袭击的目标。
       同属奴们用木棍支起的草棚相比,这大帐篷差别太明显,几个群落的首领住在一起,也一同分享他们的女人,周围的几个小一些的帐篷住着护卫的战士和首领们的子女。
       “看清楚了没?我们潜进去,用手雷解决,目标是大帐篷和四周的小帐篷,尽量别开火!一班你们负责这里……”格里菲斯小声的安排每个班的作战目标。
       见三个班长已经清楚了各自的任务,格里菲斯又看了下已经到位的机枪手,三挺轻机枪将负责脱离后的掩护任务。
       “好!出发!”所有人员都就位后,格里菲斯下达了开始行动的命令,分布开的战士迅速向着聚居地接近。
       格里菲斯带着端着冲锋枪的士兵,很快就摸进缺少警卫的聚居地,也许首领们连续几天的淫乐已经耗光了手下们的士气,聚居地中每个需要有人守卫的地方,拿着武器的警卫都在睡觉。
       格里菲斯身边的帐篷传来一声轻响,瓦罐抨击的声音让格里菲斯调转枪口,一个属奴惊恐的瞪着眼睛。
       “嘘!”格里菲斯把食指在嘴前一竖。属奴看到格里菲斯手中的武器后,反而高兴的回窝棚了,看来最近那些倾向属奴的政策这里也有人耳闻。
       接近中心区域后,每个人都到了指定的位置上。要掉手雷的拉环,格里菲斯用手比划出一、二、三,当三的手势用力一比划时,所有人的手雷都扔进指定的帐篷中。
       连续的爆炸声在夜晚响起,接着格里菲斯这些人又扔出了第二波手雷,伴着爆炸声和惊叫声,格里菲斯这些人迅速的撤退,位于制高点上的轻机枪,对着正在燃烧的大帐篷射击。
       “各班报数!”格里菲斯一边跑一边下令,现在需要确定人员。
       “一班满员!无伤亡。”
       “二班满员!二班轻伤两人。”
       “三班满员!三班轻伤一人。”
       “非常好!我们走吧!”看着燃起火光,人影不断闪动的聚居地,格里菲斯这些人护着许馨开始返回部落。
       这里的这些人只剩下两条路,一个是彻底同部落分开,投靠一个新部落,一个是返回部落请求收容。按照现在来看,第二条路的可能性最大,格里菲斯的这次偷袭很可能会让群落中的首领都送了命,无主的属奴们应该会向部落寻找庇护。
       温布利在等待自己也像徐长利一样大干一场的时候,对岸出现了摇着白旗的人。
       “别开火就行,那些人是来收尸的!”休息过的徐长利对温布利解释到。
       “你说,我们还能打到什么时候?约瑟夫教父能一直和我们耗着?”温布利问徐长利。
       “那个老狐狸现在也应该在叫痛了吧!他不会把家底都耗干净的。”徐长利说。
       “我是怕他打最关键的一张牌,朱莉安娜!”温布利说,作为花鸡冠的未婚妻,朱莉安娜的地位的确很微妙。
       “管他!我们不管怎么做,就是一个拖!”徐长利喝了口汤对着温布利说。
       “你拿错杯子了!”说完,温布利出了帐篷。
       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后,温布利又回到帐篷中,徐长利正站在铺开的地图前。
       “你看看这里能利用一下不?”徐长利对着临近城区的一个位置指了下。
       “那样得搭座桥才行,而且得知道我们要去找谁的麻烦!”温布利问。因为作战思想的不同,邦伦洛和约瑟夫教父都没想到另辟路线偷袭。
       “我想还是约瑟夫教父吧!得先把门口清理干净,他把朱莉安娜送来的时候,就说明他服软了!”温布利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段。
       “不错,老家伙!”徐长利拍了下温布利,“换防吧!我的士兵已经休息一晚了。”
       换防后的温布利连队开始土木作业,后撤了一段距离后,就地取材,开始捆扎用来渡河的木筏。重新思考了下作战目的后,温布利决定在温布利桥上游的地方利用浮桥渡河,绕到约瑟夫教父这些人的身后发起攻击,为了确保不被对岸发现,温布利和徐长利商定的时间是晚上行动,到时徐长利会在正面发起一次佯动攻击。
       “爸爸!”朱莉安娜的声音中带着点抱怨。
       约瑟夫教父没做声,没想到花鸡冠的势力会有这么大的变故,而且传言花鸡冠死了,他的手下居然没有散掉,自己已经损失了一千多人,这伤亡数字有些太出乎意料了。
       “再等等!再等等!”约瑟夫教父有些无奈的摆下手,军火工厂那里顽强的抵抗,让约瑟夫教父不敢轻易的相信花鸡冠已经死了,所以朱莉安娜能起到的作用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唉,这渔利不好收啊!”约瑟夫教父叹了口气,自己的做法已经同花鸡冠的势力撕破脸了,不过有朱莉安娜在,也不是没有缓和的余地。
       “教父,邦伦洛和勒虎现在已经完全控制住了花鸡冠的那些社区!”约瑟夫教父的情报管家在一旁汇报。
       “完全控制?呵呵,我把围一撤,他们就会zaofan!”约瑟夫教父正是看清了轻重才选择抢先解决掉花鸡冠剩余的势力,而不是去抢街区。
       一想到花鸡冠那些战士手中的武器,约瑟夫教父就头疼起来,当初为什么不是自己抢那些机器设备呢!人老了就变保守了啊!
       温布利的连队隐蔽在河畔的树林中,高高的太阳说明距离指定的时间还有些时候。
       “头!有人在向我们这里接近!”哨兵对着温布利说。
       “别管!不到我们这里就别管他!”温布利不想因为一个人而暴露了整个计划。
       那个接近这里的人跑的跌跌撞撞,看样子是身上带着伤,在岸边抱着一块上游冲来的枯木头后,趴在上边拼命的向对岸游去。
       “这个人眼熟!”温布利心想。
       带着枪伤的弗利兹尔拼命的划水,只要到了对岸自己就彻底的安全了,借着水流当枯木头再次搁浅在岸边时,弗利兹尔终于松了口气。
       温布利不清楚弗利兹尔想做什么,但是他想做的一定同自己将要做的事情没关系,所以这个在逃命的大汉,轻松的脱离出半自动步枪的射程。
       临近傍晚,温布利桥方向传来密集的枪声,不知道是徐长利的佯动开始了,还是约瑟夫教父开始了进攻。
       徐长利看着对岸,今晚约瑟夫教父的人又改变了策略,看样子是准备打消耗战了,分散开的士兵冲到三百米的距离后,就开始挖单兵坑,双方开始“砰砰”的对射起来,因为上次被迫击炮还击,对岸的步兵炮居然没有提供火力支援。徐长利安排迫击炮试射了两次后,发现杀伤效果很不理想,便也放弃了迫击炮的炮火支援。
       “省了我不少事!”徐长利想了下后,便带着勤务兵向着临时医务所走去,那里正集中着几个伤兵。
       “把木筏放水里!”哗哗的如水声响起,接着士兵就开始把每个木筏连接到一起,把下游的一端固定好后,上游的那头顺着水流被冲上对岸。
       几个小个子的士兵,轻巧的跑到对岸。除了几个人分散开警戒,一个士兵把木筏的另外一端固定好后,摆了下手。
       “快!过去!”温布利带头跑到最前,士兵们按照排的编制急忙跑过浮桥。
       到了对岸重新集结好队伍后,温布利看着地图确定位置,找准方向后,带队向着作战的目标走去。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战斗结束与返回
       更新时间:2010-10-13 14:13:28 本章字数:2873
      
      
       派出的侦察班很快带来了消息,大约有一千五百人驻扎在距离温布利桥一公里半的地方。
       拿出地图,温布利看着这片原本是农田的地方,西高东低缺少遮蔽物,自己这一百多人想直接进攻的话,就得费点心思了。
       “在这里有个土台可以利用!”侦查班长在地上画了一个简图,在一角画了一个圈。
       “发现火炮了没有?”温布利问。
       “在这里有四门!”侦察班长在简图上点了下。
       温布利憋着嘴唇思考起来,看目前的形势,只能打一场突然袭击,利用自己火力密集的优势把这些人驱离开,希望能在追击中尽量的消灭敌人的有生势力了。
       “好,现在马上出发,大家隐蔽接近,任何人不准许轻易开枪!”打好腹案后,温布利马上指挥部队动身,现在应该是吃晚饭的时间,对方很可能放松警惕。
       收割过的农田除了堆起的草垛,一切都显得空旷,温布利发现现在根本不是发起偷袭的时机,任何在农田上移动的物体都会被发现。
       “所有人低姿匍匐前进!不要着急,以不暴露为第一!重机枪和迫击炮班看看能不能从那边的排水沟绕过去!”温布利看了下地形后说。
       “炮长过来下!”温布利又叫住了准备带人钻水沟的炮长,“先把火炮和指挥部给我解决了!”
       “是,长官!”年轻的炮长小声而坚定的回答后,就追自己的炮手去了。
       看着分散开的队伍,温布利也带着勤务兵慢慢向前爬行,新割过的草杆划的脸生痛,一道道血道子出现在手和脸上。
       “但愿重机枪和迫击炮能快点到位!”温布利看着即将出现自己手下的土台,那个唯一的制高点可以完全封锁住对方的营区。
       不多会,身上湿漉漉的炮长出现在土台上,跟着重机枪和迫击炮都开始架设,一个炮手拿着炮弹放在炮口准备射击。
       “咻!”炮弹离膛后的啸音响起,接着就是落地后的爆炸,然后是第二发炮弹,对方营地中弹药殉爆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混乱的吵嚷声传出来。
       “冲啊!”温布利一跃而起,端着冲锋枪就是便射击边冲锋,其他的士兵见状也纷纷跃起射击着行进。
       “突突突突!”两挺重机枪对着密集的人群扫射着,作为指挥部的帐篷已经在迫击炮第二次的射击中被炸塌了。
       突如其来的迅猛火力让营区中的人,来不及组织起有效的防御,从营外杀进来的人会杀死每一个装束不同的人。
       “轰轰!”手雷的爆炸声响起后,营区中开始燃烧起来,塞维利把手雷的装药做了改进,这批手雷里添加了些燃烧剂。
       少数聚集起来准备反击的人被手雷的爆炸驱散,已经完全攻入营区的温布利连队,开始用密集的火力驱散这些被打蒙的敌人。
       迫击炮和重机枪开始延伸射击,温布利在营区内的士兵收缴了武器后,命令每个投降的敌人离开。
       “长官,收缴的物资怎办?”勤务兵问正坐在地上休息的温布利。
       “食物能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和其他的全部烧掉!”看着正在追击的士兵,温布利对着另一个勤务兵说,“让各排集合队伍,清理战场!”
       温布利的连队伤亡只有二十几个人,这个数字让温布利稍显心安,原本他估算的数字远高于这个。约瑟夫教父的一千五百多人实际上被打死的不超过四百人,而且大部分是在逃跑时的伤亡。
       清理营区是发现的约瑟夫教父一方的伤兵,被温布利简单救治后集中到营外,当着这些人的面,温布利点燃了所有无法带走的物资。
       “全体返回!”一声令下后,整个连队有条不紊的撤退了。
       约瑟夫教父的这些伤兵,失落的看着远去的人马,这支看起来只有百多人的队伍,用最快速,最简单的方式打跑了一千多人。
       “你说什么?”约瑟夫教父吃惊的看着弗利兹尔,自己的这个护卫队长带来了张天羽的新消息。
       “是的,张天羽招收了两千多的野人,而且已经完成了最基本的训练!”弗利兹尔肯定的说。
       “唉!这个人可真异想天开啊!”约瑟夫教父没想到总是站着花鸡冠身后的这个年轻人会如此不寻常,过去虽然感觉他和花鸡冠的关系不一般,但是在约瑟夫教父的心里还是认为相貌普通的张天羽,像是个跟班多一些。
       “安排人吧!该朱莉安娜出场了。”约瑟夫教父一笑,似乎没发生任何事,“我们的理由就是朱莉安娜急着要知道花鸡冠的情况,那冲突是心急下的迫不得已!”
       第二天,约瑟夫教父撤兵了,由四辆车组成的车队把朱莉安娜送到了温布利桥前,同来的还有这封说明信件。
       “呵呵,说的多轻巧!”看过信的温布利把信一扔,对着勤务兵下达命令,“全连马上出发,务必占领三岔口附近的制高点,并且要做好长期驻守的准备!”
       徐长利看着温布利的部署后,同意的点了下头,控制住三岔口就可以控制住去往城区和约瑟夫教父庄园的中枢,这样就会为军火工厂提供足够的预警空间。
       “你轻松了,把那个女人丢给我应付了?”徐长利假意不满的说。
       “哈哈,是丢给塞维利和兔子托尼吧!你还是尽快把那些新兵训练好吧!我们现在的人手可是太少了!”温布利的话让徐长利深以为然。
       格里菲斯的雷霆手段终于取得了效果,脱离的几个群落全部重新加入部落之中,而且背叛部落后的结果,也在部落中散步开,在暴力下,过去不那么合作的部落贵族也开始老老实实按照部落的政令做了。
       “我想让所有的属奴都成为自由人!”发现自己的部民老实了很多的许馨提出自己的想法。
       “部落长大人,我们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基础!不过我们现在可以尽量让他们吃饱,暂时不必为了生计发愁!”一羽委婉的希望许馨改变主意。
       听到一羽的话后,许馨长时间的没做声,思考了一阵子后,“好吧!那我就让人按照你的那个想法来吧!每个原意从事耕种或者放牧的属奴,在做够足够的期限后,我们再给他自由人的身份!不过这个政策中要包括女人和孩子!”
       听到许馨的附加条件,一羽看了下蔡尧,这个附加条件的执行得有人来保障才行。
       “好,部落长仁德!这是部民之福!”蔡尧恭维的高声赞美。
       “这城里人就是会说!过去我怎么没学过呢!”只知道做事情的一羽,羡慕的想,也许自己也要学着这样说话才行!
       准备返回的张天羽开始做最后的安排,属奴和奥德维尔城的两支队伍被张天羽进行了混编,这支六百人的队伍被张天羽叫做中队,分成四个小队,蔡尧担任中队长,肖辰和宏旭被留下来担任蔡尧的副手,实际掌握队伍。
       始终没表露身份的毕妍,张天羽准备带她回边城,从边城的情报网中应该能查到毕妍的来历,对于这个女人张天羽还是有点小小的兴趣,毕竟带着一百多人来到这里,这个女人也足够强势。
       格里菲斯的排张天羽还没想清楚应该带走还是留下,毕竟这个排是唯一具有战斗力的部队,“也许我应该同格里菲斯商量下,许馨似乎也很在乎这个帅哥!”每天晚上都拉着毕妍散步的张天羽想。
       “你在想什么呢?”毕妍问。
       “在想应该怎么对付你!”张天羽突然恶狠狠的揪着毕妍的衣领说。
       “行了吧你!把手拿了,你不会那么做的!”毕妍毫不紧张的把张天羽的手拍掉了。
       当张天羽精心安排的队伍出发时,已经多了一个名义,一千多部落战士和三百名步枪手护卫着部落长许馨,将同张天羽同行。许馨准备同先前帮助过张天羽的那个小部落结盟,在边城与部落的通路中,这支小部落的位置和存在相当的重要,它必须得把它控制在部落的势力范围中。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马上就要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0-10-13 14:13:28 本章字数:2266
      
      
       “这么大的阵势,我不知道在你们合作前,会不会先打上一仗!”跟在张天羽身边的毕妍说。
       躺在十几个人抬的木榻上,许馨充分享受着部落长的特权,作为财富象征的金属饰物让许馨的美又多了一层质感。
       “如果在妓院中,她一定是最红的公主!”毕妍又补充了一句。
       “注意你的话,那可是部落长!也许她不介意在自己身边安排个**的女奴!”张天羽看着毕妍说。
       对于许馨的排场,张天羽也有些头疼,这么庞大的队伍有些太扎眼了。
       快接近那小部落的时候,对方也准备好迎接的仪式,八百名部落战士拿着藤条编织的长盾和长矛正排好队伍等待。
       两个部落带着羽毛的部落医首先相互聊了几句,接着返回各自的队伍。步枪手排成战斗队型把许馨护在中间,张天羽这些人留在最后。
       “呼厚厚!”对面部落的战士弓着身子,发出吼叫后,跺着脚开始前进,手中的长矛不断撞击着盾牌。许馨这里的战士也发出战吼对向而行,同对面战士的步伐坚定不同,许馨这些战士是用半跳跃的步伐,武器高举过头顶。
       第一次看到部落结盟仪式的城市人,对这种壮观稍微有点痴迷,战吼声所传达的苍凉、古朴非常震人心魄。相对而行的队伍,相遇后,继续各自的动作从彼此队伍中的空隙穿行,融汇成一体后又慢慢分开,向着对方部落长所在的位置走去。
       快接近双方部落长时,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个方阵发出“哈!”的一声停住了。双方部落长相对挥手致意后,方阵中让出一条通路来,两位部落长相对走来,交换过信物后,两个部落就正式结盟了。
       许馨的部落因为出产矿石,而被外界叫做磐石部落,而这个小部落地处野人聚集地的边缘,而被叫做角部落。
       作为旁观者的张天羽欣赏过两个战士方阵的精彩表演后,便不关心两个部落长之间的事情了,“你带个胸针也会很好看!”张天羽在毕妍的胸前点了一下,不过张天羽好像没意味到这种吃豆腐一样的动作。
       毕妍稍微脸红了一下,这个张天羽有时有点霸道,不过也可能是这个人被把自己当成女人。许馨头上带着的银饰和胳膊上的臂环都让这年轻的部落长妖娆起来,胸前叶状的金胸针反而不显眼了,也许这也是张天羽那句话的意思。
       伸手在胸前摸了一下,毕妍感觉自己好像挺在乎张天羽说的。
       “好了,我们出发了!”不关系其他事情的张天羽,命令自己的队伍出发。经过考量后,张天羽还是准备把肖辰的排带回边城,不过格里菲斯被留了下来,现在的张天羽亲自担负起排长的职务来。
       这次返回张天羽被没携带大宗的货物,只是带了各种矿石样品,还有部分毛皮,张天羽相信,这些东西会带来些收益,虽然这次的探险从目的上不是很成功,但是收获却出奇的大。
       路上毕妍同张天羽的话少了很多,回到边城就意味着,自己彻底成为一名俘虏,如果身份被知晓后,也许会变成不错的人质,看到张天羽的背影,毕妍不禁后悔起没找时间逃跑。
       沿着熟悉的小路返回,张天羽开始思考以后的计划,想要形成新的商路,除了要和角部落搞好关系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威胁没有清除,那就是好战的斗熊部落,不把这个部落根除掉,从许馨部落到边城的商路永远不会顺畅。
       “兵力!物资!”张天羽自己念叨着,现在形势的发展着两样东西,越来越显得重要了。
       沿着河滩穿行后,可以通过一辆车的大道终于显露出来,张天羽满意的看着温布利连队的成果。
       “长官!”张天羽在休息前派出的警卫回来通报了,一辆车正向着这里开过来。
       “车?”张天羽很奇怪的问,这条路应该不会通车才对,难道是军火工厂那里出了什么事情?
       满脸倦容的麦克斯韦尔出现在张天羽的眼前时,一把就拉住了张天羽,因为赶路而发红的眼睛,让张天羽不清楚麦克斯韦尔会说什么。
       “长官!您得马上和我回城!出大事情了!”拉着张天羽,麦克斯韦尔急切的说。
       看到麦克斯韦尔的焦急的神情和同来的士兵疲惫的面容,张天羽回头看了下自己带着的士兵们。
       “让你的人下车休息!”张天羽对麦克斯韦尔命令到,接着又对着自己的士兵喊,“有谁会开车?到我这里来!”
       双排座的载重卡车很快装上了货物和士兵,张天羽选出了十二名能开车的士兵和自己先期返回,其他的士兵则徒步回军火工厂。
       驾驶室的后排座后,麦克斯韦尔开始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张天羽,毕妍在一边也仔细的听着,没想到边城居然有张天羽这种势力,在毕妍了解的情报中,张天羽这些人完全是空白。
       “花鸡冠?边城不是只有约瑟夫和贝尔特蓝帮吗?”毕妍的插话让麦克斯韦尔非常的不满,原本就在尽量把杂乱的事情交代清楚的他,被毕妍把思路搞乱了。
       “好了,我清楚了!你先休息吧!详细的事情休息过再说!”张天羽并没埋怨毕妍,安慰着麦克斯韦尔,让他先休息下。
       花鸡冠、李昊死了,勒虎zaofan,约瑟夫教父进攻军火工厂,张天羽闭上眼睛思考着刚刚得到的消息,这里有自己意料之外的,也有意料之中的,只是没想到花鸡冠会把自己没走完的路留给自己。
       “这是一条充满困难和希望的路啊!我能走多远呢?”张天羽突然变得有些惆怅,自己从一个失去部落的小野人到现在似乎得到的太多了。张天羽感觉自己有点无力,说不清自己拥有的都有什么,花鸡冠留给自己的路,自己究竟能不能带着未来跟着自己的人走下去。
       闭着眼睛昏昏沉沉的张天羽感觉有人拉自己的胳膊,一个充满弹性的小窝窝把自己的胳膊夹在中间,肩头也有东西靠上了。轻微的侧头,张天羽发觉毕妍抱着自己的胳膊睡着了,以往包裹了几层,显得硬邦邦的胸,毕妍今天竟然放开了。充满弹性胸带来了女性的诱惑,张天羽看着靠在自己肩头沉睡的面容,淡淡的叹了口气。
       “雪梨!在天堂的哪个地方,你还好吗?”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成为首领的第一天
       更新时间:2010-10-13 14:13:28 本章字数:2552
      
      
       汽车发动机的“嗡嗡”声中,已经换了两个士兵驾车,感觉心事颇多的张天羽始终没有睡着。在摇晃的车中,张天羽在朦胧的状态下不断的想着问题。
       毕妍抱着张天羽的胳膊在身上蹭了下,摩擦衣服下丰满胸部的感觉让张天羽突然产生了冲动,想把这肉感的躯体拉到怀中肆意的揉捏一番。不过朦胧中下意识的动作做过后,张天羽又清醒了。
       被张天羽粗暴的动作吓醒的毕妍,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张天羽,高举的胳膊横在半空,正在平息的鼻息说明张天羽刚才心态的变化。
       “你,怎么了?”毕妍小声问,张天羽现在的表现同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眼中和身体生理上的变化都暗示出*的冲动,而且做过的动作也包含着强制性的暴力。
       “没什么!没什么!太憋气了吧!有点烦躁。”做了几个深呼吸后,张天羽头上冒着汗珠说。
       “吱”一声,车又停了,每个人开四个小时,又到了换班的时间了。
       “都休息下吧!”走下车后,张天羽提议休息下。晚风吹着路边的荒草不住摇动,清新的空气和属于夜晚的清冷让张天羽胸中的郁结减轻了不少。
       看着被车灯照亮的前路,张天羽多了丝明悟,“过去是一个人好好活着,现在不过多了一群人而已!既然如此,那就带着这些人按照我的规则活下来吧!”
       三天后,卡车终于驶进军火工厂的厂区,离开一个多月的张天羽终于现身了。
       张天羽把恢复囚徒身份,有些恋恋不舍的毕妍安排到一个帐篷中后,就开始为自己的事情忙碌,第一个要拜访的就是塞维利。
       “天羽,你总算回来了!”塞维利高兴的同张天羽抱在一起,他不多的几个朋友中,张天羽是仅剩的一个了。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工厂现在有什么问题?”张天羽直接就进入正题,现在并不适合过多的客套。
       “一切都很正常!”塞维利接着就把工厂目前的情况对张天羽说了下。
       “嗯,我这次发现个问题,想和你研究下!”张天羽见徐长利和温布利都还没回来,便同塞维利聊起来,“我发现半自动步枪并不适合现在的战斗!过去自动步枪的想法应该没有错,我们还得在这条路上继续摸索下去!”
       “这个我也想过,可行的办法只有减少子弹的装药量!”塞维利又把自己这阵子的新研究拿出来,把几个方案向着张天羽介绍起来。
       “我看这个就可以!”张天羽拿出一个设计方案的草图说,“超过四百米,看清东西都很困难,战斗的时候一般都是在三百米内,这个方案我看可行!”
       “那好!我现在就安排试生产,开始试装看看!”见张天羽认同了,塞维利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塞维利兴冲冲的出门后,张天羽又犯起愁来,武器改装后,大批的半自动步枪又会被淘汰,过去生产的子弹只能装备给重机枪和轻机枪,这样的结果会让后勤的压力大很多。
       “不行!还得加一种,轻机枪也得改!”想到这张天羽开门就喊“塞维利!塞维利!”
       已经跑出半个走廊的塞维利又被喊回来了,两个人在门口又商量了一阵子。
       “报告长官!”张天羽刚放走塞维利,身后的报到声响起来,温布利和徐长利两个人到了。
       “来,进来!听说你们两个打的不错,名震边城啊!”张天羽笑着拍拍两个人的后背,一同进了屋子。
       在塞维利的办公桌上,温布利打开地图后,三个人开始研究起前几天战斗的得失,然后又琢磨起现在的布防。
       “现在我的人驻扎在这里!”温布利在三岔口的位置上点了下,张天羽认同的点了下头,这里的确是个要点,扼守住这里后,任何一方大规模的调动队伍,都必须经过这里,所以三岔口这里是个中枢的位置。
       “我们的兵力不够啊!如果进攻那里的人太多,驻扎在那里的队伍很容易被吃掉!”张天羽虽然很看重三岔口的位置,但是按照现在的形式,却不得不放弃了,“那里离我们的后方太远了!”
       “我的问题只有一个!现在迫击炮的射程不够用!”徐长利把自己遇到的问题说了下,听过后张天羽没吭声。
       思考了一会后,张天羽说出了今后大家的发展方向,“我们现在缺少的是物资,所以在解决物资上的问题前,我们必须维持现状!”
       拿过一支笔,张天羽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温布利河!现在只能到这里!我们的机会现在不在这!”
       听张天羽这么说,温布利和徐长利都清楚,张天羽的这次探险看来是有收获了。
       “兔子托尼哪去了?”张天羽发现少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他在约瑟夫教父那里!”温布利说。
       “他怎么会在那?”张天羽有些吃惊,兔子托尼对于政务上的事情并不擅长,同约瑟夫教父的交涉不应该是他去。
       “我们同那个老狐狸的交涉还没开始!他是以护卫的名义送朱莉安娜返回的。”温布利解释到。
       “对于约瑟夫教父,你们怎么看?”张天羽想听听温布利和徐长利两个人的见解。
       “我想我们得继续交易下去!”徐长利试探着说,只是一个大方向,内容上很含糊。
       “我们需要粮食和基础建设物资,这次战斗后,我们应该借机从他那里要一批赔偿。”温布利说的比较详细,张天羽听后不住的点头。
       自己的这两个连长军事和内政上看起来都不算外行,这让张天羽感觉轻松了不少,未来的发展已经有了不错的基石。
       “好,这方面的事情我在仔细的考虑下,现在我说说你们以后的任务。”张天羽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同约瑟夫教父的交涉,也许可以交给福来赛,这位边城着名的服装设计师是个非常好的人选。
       “温布利,你马上把你的队伍撤回来,然后把那段新路修通,麦克斯韦尔已经很熟悉那里的地势和环境了,路修完以后,我还有个重要的任务给你!”张天羽交代了下温布利以后的任务。
       接着张天羽又安排好徐长利的任务,“徐长利,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巩固好温布利桥的防务,而且还要延伸到沿岸,防止有人渗透。另外那些自治队员也要交给你,你得尽快把他们训练成士兵!我们现在的兵力太缺少了。”
       塞维利回来后,几个人又就作战时武器的问题探讨起来,商讨的结果是,现在必须有一种射程可以达到三公里左右的支援型火炮,但是这种武器所需要的生产物资,目前并不能满足,这就让张天羽的新商路变的更加重要了。
       “好吧!现在暂停除新武器外,其他武器和弹药的生产,所有工厂内的人员全部接受军事训练!”塞维利对张天羽保证。
       温布利和徐长利也没想到张天羽会有这样一个安排,所有十七岁以上、五十五岁以下的男性,所有二十岁以上、四十五岁以下的女性,从今日起必须接受军事训练,组成准战斗预备队,直至非常状态解除!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进入角色了
       更新时间:2010-10-13 14:13:28 本章字数:2417
      
      
       第二天徐长利的部队按照以老带新的原则,留下一个排后,撤回军火工厂。原先的防务交给了有部分作战能力的原自治队员连队。因为是纯防御性质的队伍,张天羽给这些人配属了三十多挺重机枪。这些人到了阵地上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徐长利那排老兵的指导下挖重机枪掩体。
       深知这些人战斗力不足的张天羽,无奈下只能靠火力来给这些人壮胆,这一联队的菜鸟,怎么说也算是上个战场的,用来防御应该没多少问题。
       走出自己的帐篷后,张天羽发现福来赛已经等在门外。见到张天羽后,福来赛行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军礼,仔细看起来又像是在招手。
       “呵呵,我的老朋友,你这个岁数还是别做这个了!我有个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张天羽看来眼屋外正开始操练的准军事人员,这些男女老幼得在一个月内接受基本的军事训练,以后则视情况而定。
       “他……?”福来赛发现张天羽只是一个人,对于格里菲斯的去向,福来赛有点紧张,如果自己受牵连,那张天羽找自己来就不是好事了。
       “他很不错!是个有前途的伙计!”张天羽笑着说,虽然张天羽一直不清楚格里菲斯具体的背景,但是到现在来看,格里菲斯还是信得过的。
       “那就好!那就好!”福来赛放轻松的说,“其实他是莱伦沃夫的亲侄子!”
       听到福来赛的解释后,张天羽不动声色的请福来赛坐下,没对这个解释说任何的东西。
       “其实我有个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张天羽又把自己找福来赛的目的强调了下,“我准备把同约瑟夫教父的交涉交给你!”
       听到张天羽的话后,福来赛的神情就郑重了很多,张天羽的这句话说明,福来赛可以算作张天羽最信任的人之一。
       “天羽!”福来赛没想到张天羽会这么信任自己。
       “我想对于您来说,这不应该是个问题,我们来说下具体的吧!”张天羽拉着福来赛研究起来,对于约瑟夫教父,现在必须抬要高要价,但是得有个适度的底限。
       张天羽提出的约定很简单,一、约瑟夫教父必须对这次摩擦中伤亡的人员做出赔偿,重伤员每人赔付二十万元,死亡的每人赔付一百万。二、温布利桥至三岔口之间的地域作为双方的缓冲带,具体是联合防御还是作为真空地带,这个得协商后看,但是张天羽绝对不允许约瑟夫教父单独在这里驻军。三、过去约瑟夫教父同花鸡冠达成的协议继续执行,实际张天羽最看重的是同约瑟夫教父间的粮食交易,这样可以缓解部落在第一年的压力,而一年后,张天羽认为保持食物自给应该没问题。
       对于朱莉安娜,张天羽决定尊重她同花鸡冠订婚形成的地位,张天羽许诺为花鸡冠报仇后,过去控制的街区分一半给朱莉安娜,作为花鸡冠留给朱莉安娜的遗产。
       张天羽说这个条件的时候,福来赛笑了下,这个条件实际上在字面上是存在漏洞的,张天羽说的报仇,没指定出具体是谁来做,这样故意让双方在理解上出现歧义,而对方很可能也想利用这歧义来做文章,不会提出修改。
       “这就是我们谈判的核心内容,最关键的就是粮食!其他的无所谓。你也可以再添加些条款,尽量让他不清楚我们的目的!”张天羽说。
       实际上约瑟夫教父应该能猜出张天羽的底限,不过即使如此,约瑟夫教父也不得不同张天羽谈判,这次张天羽挥出的“棒子”一定会让约瑟夫教父眼热,按照过去的交换模式,约瑟夫教父一定会要求用武器来做交换。
       对此,张天羽和福来赛商议的结果是“钓鱼”,在新式的自动步枪大批量装备前,张天羽只打算用从部落得来的矿石和毛皮做交易,武器只做小批量的交易。
       又聊了一阵子后,福来赛便告辞了,开始准备同约瑟夫教父谈判的文本,为此,张天羽找到塞维利,要求他给福来赛安排几个合格的秘书。
       在军火工厂的射击场上,塞维利正拿着样枪在试射,同冲锋枪差不多的枪声,听起来很脆。接过样枪试射后,张天羽发现这枪掌握起来很容易,唯一的一个问题就是连发射击的时候不太适合女性使用。
       “子弹的设计还得改进!这枪的设计可以了,不过子弹的威力还是有些过剩,瘦弱的人和女人根本没法用这枪!”张天羽取下弹夹后,看着里边的子弹,子弹的尺寸并没比过去小多少。
       “他们怕子弹的威力不够,没按照咱俩定的标准作!”塞维利支支吾吾的说,看样子是下边的工程师们自作主张了。
       听到这话后,张天羽心里有点火,但是又不能当面发出来,“自作主张也得有个比较啊!怎么不再做一种?这不是个好头,以后就是有异议也得按照标准做,然后再做其他的!”
       张天羽虽然是对塞维利说,但是说话的声音让每个在场的人都听到了。感觉张天羽的话里有些火气,几个工程师识趣的没敢说什么。
       “你是他们的领导,是领导就得带好手下的兵!”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张天羽对塞维利说,“一个人干十个人的活,那叫勤劳,让十个人干好一百个人的活,那才叫领导!”
       听到张天羽的话,塞维利有些挠头,管理人员这并不是他喜欢和擅长的,“天羽,这,这不太好办!”
       听到这话,张天羽也无奈了,塞维利是个能做事的人,但是不是个领导别人做事的人,看来现在得让塞维利从管理人员的位置上下来了。
       “那好吧!你推荐个能让我信得过的人,不然我只能让你继续干下去!”回到办公室后,张天羽把塞维利按到椅子上说。
       “让丽绮来吧!懂业务,还能让你信得过的只有她了!”塞维利推荐的人让张天羽愣了下,丽绮现在正在朱莉安娜那里,作为花鸡冠的妹妹,除了要安抚自己的悲伤外,丽绮现在还得去安慰似乎很悲伤的朱莉安娜。
       “唉,只有她了,平时你得好好照顾好她,花哥的亲人只有她一个人而已!”突然没了兴致的张天羽不知道再说点什么了。
       离开军火工厂后,张天羽发现自己很闲了,在兔子托尼返回前,自己没有任何事情可做了。军队的事情有徐长利*办,军火工厂也有塞维利,政务似乎现在还没。在营区的一瞥中,张天羽发现毕妍在散步,这个特殊的囚徒并没被限制自由,张天羽安排了四个女兵来照应她。
       对于这个漂亮的神秘女人,张天羽心中多多少少有点想法,不过这是每个男人对漂亮女人都有的心态,张天羽还没奢望到可以和这女人随便的发生点什么罗曼史。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新任政务官
       更新时间:2010-10-13 14:13:28 本章字数:2442
      
      
       “看来你还没忘记我!”毕妍看到张天羽向着自己走过来,大声的打招呼。
       “呵呵,你可是我的客人!忘记了就太不礼貌了!”张天羽很巧妙的回答。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重机枪射击和女人们尖叫的声音,这让张天羽有点尴尬的笑了下。
       “你在搞全民皆兵?”同张天羽并肩而行的毕妍问。
       “没办法的办法,你应该能看出来,这里的人非常少,为了自保不得不这样!”虽然毕妍的身份特殊,但是张天羽还是很坦然的说出了自己当前的困难,“要知道我的对手随便找出一个都有几千人的实力,而我这里所有的人还不到三千。”
       “你的武器很先进不是吗?”毕妍对张天羽话中的危机有些怀疑。
       “呵呵,重机枪和轻机枪,你认为每个人都能使用吗?没有足够的强壮,你会想让自己失去肩膀的!”张天羽笑着说,重机枪携行时的重量和轻机枪射击时的后坐力,即使是强壮的男人也会受不了。
       见毕妍没有回答自己,张天羽又继续说起来,“再说,我也不能就在这里带着这些人过一辈子吧!我有我追求的理想,我还想看看是不是能得到更多人来认同!”
       毕妍仔细的看着张天羽,这个平时有些内向的大个子今天看来心情不错,居然同自己说了这么多话。
       “怎么了?怎么这么看我?”张天羽停下来看了看自己。
       “我在想你到底是二十出头还是三十出头,你今天怎么变老了这么多?”毕妍有询问大叔的口气问张天羽。
       “现在和以后要做的事情,你可以把我当成四十出头了!”说着张天羽向前一指,示意毕妍跟上。
       几个人一路闲谈,一直走到训练场。在训练场上徐长利的士兵们,正在给受训的男女老幼们讲解各式**的使用和故障排除。在实际操作考核和,这些人会根据信息接受程度编排连队。
       充当教官的士兵见到张天羽站在场边后,立刻停下讲解,举手敬礼。张天羽也停下同毕妍的谈话,对着士兵还礼,接着就准备离开。
       “别走!大家都看着你呢!”毕妍发现受训的人都在注意着张天羽,似乎想从他那里听到几句。
       喜欢低调的张天羽,站住后,不得不硬着头皮说几句,“大家好!我是张天羽!”
       挺直了身体,张天羽中气十足的声音,换回大家一阵掌声,这个神秘的首领终于公开露面了,而且身边陪伴的美女也给张天羽带来不少印象分。毕妍的脸型带着点男性一样的刚正,而且神态、气度上还有些贵族一样的高贵,这无形中把张天羽的气势抬高了几分。
       “我想说的很简单,跟着我,请一起努力!让我们能够平等、自由的生活!捍卫属于我们的一切!”张天羽的话很简单、朴实,没有任何的鼓动,说完后,张天羽平静的等着大家的回应。
       没想到张天羽的话会如此的简短,安静了一会后,有人大声的喊起来,“平等!自由!”
       接着平等、自由的喊声在众人中响起,在街区实行的街区自治,充分保护每个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已经把平等和自由的理念留在这些市民的心中。
       张天羽对着大家又招下手后,转身离开了,看着张天羽的背影,毕妍扑哧笑出了声,虽然张天羽的神情看起来不是那么自然,但是这个男人身上已经有了些与众不同的神采。
       “平等、自由!这两个词很打动人。”毕妍追上张天羽后说。
       “是啊,虽然想要实现很难,但是还是很诱人!”张天羽笑得有点自嘲,毕妍不会借着话头来嘲笑自己吧!
       “我想你会带着大家去探索的!”毕妍的话让张天羽多了些信心,现在这样的话,正是他所需要的。
       “才你在部落的时候,我就能看出来,你的这些人对那些野人确实不一样!”毕妍继续说着,不知不觉间,同张天羽的间隔拉近了很多,四个跟在后边的女护卫见机也拉开同两个人的距离。
       走到物资存放区后,处于半完工状态的这里已经开始使用了,因为温布利的连队被派去执行新的任务,这里的收尾工作并没有完成。
       “知道吗?这里只要有人扔进一颗手雷,你所有的积蓄都会化成灰烬!”毕妍突然说了一句让张天羽心惊肉跳的话。
       张天羽看着毕妍,自己的这点基业任何一个失误都会让它灰飞烟灭,所以毕妍的这句话,让张天羽重视到极点。
       “做任何事情都要有合理的规矩和责任,这规矩和责任不会以为执行者和管理者的改变而有任何的改变!你想要发展你的势力,就必须要知道这个!”毕妍的话张天羽仔细的听起来,这种从上位者的经验所讲述的原则,是张天羽过去所不曾接触过的。
       “看看这里,送货的只是送来东西而已,而接货的只是把它放进仓库,你不感觉他们只是在做事,而没有任何的责任存在吗?”毕妍像是在给张天羽上课一样继续说着,“如果你急需大批的屋子,要马上准备好,你认为你的效率会有多高?你现在只有不到三千人,当你发展到三万的时候会怎么样?”
       毕妍的话让张天羽清楚的明白自己并不是没有政务,只是这政务正是自己所不熟悉的,所以没察觉到。
       “学生,受教了!”张天羽恭恭敬敬的给毕妍行了一个大礼,没想到张天羽会这么做的毕妍“咯咯”的笑起来。
       “那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政务官了!”重新直起身子的张天羽郑重的给毕妍安排了新工作。
       毕妍张着嘴,不敢相信的问张天羽,“你,你说什么?你真的敢?我是你的……囚徒嘞!”
       “我这里不养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