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第一私募旧资讯 >> 资讯 >> 美文赏析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轻轻拾起成吉思汗的神鞭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美文欣赏   发布者:美文欣赏
热度1票  浏览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8月11日 11:59

g'F d.X)C3Sd'Ck0是怎么踏入了这样的土地,鄂尔多斯。

0XW+G+qnW&W KI0

SGC @)b B4f J;~m0仿佛一种神性的昭示,我不得不如此小心。不断提醒自己,轻轻,轻轻。恍恍惚惚,似梦似醒,脚下的土地太重,一路的守望太轻,每一个小小的挪步,都承载了太多的顾盼。起脚,提步,行走,只不过是一种机械的程式,格式化的,被神性驱使,就这样鬼使神差地来了。一草一木,一枝一叶,每一片浮云,每一滴残露,每一根败绩路旁,等待化作成泥的枯叶,我都不忍心触摸,怕稍一触摸,便牵动了成吉思汗的神鞭;一种神圣的面对,任何贪恋与世俗的占有之心,都不该轻易拾起。

5@6vn1IZtb0

X BoO m/fV0谁能告诉我,对于鄂尔多斯,这一鞭的缘,究竟埋得多深。不要从《蒙古源流》或者《蒙古黄金史》中去寻找佐证。虽然,蒙古民族的三大古典史诗,就有两部诞生在这里,但诗的浪漫,怎诠释得了一个民族的艰辛。也不要仅仅把目光盯住那些古河套人的化石,僵硬的化石,装得下三万五千年的风雨,怎装得下延绵不绝的刀光剑影。不为地广人稀,不为风吹草低,也不是牛羊遍野,天高云淡的诱惑。开始,大汗不小心的闯入,纯粹是为了那一箭之仇的追杀,或被污辱后的复仇。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从居庸关到中京,对塔塔儿,札木合,泰赤乌,克烈部,或那些不愿借道的撒勒只兀惕,朵儿边,翁吉刺……第一私募旧资讯`!v&M!lZ[

第一私募旧资讯;IymPW

是的,这就是草原的历史。一种莫名其妙的仇,和莫名其妙的厮杀,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在这里生长;然后疯狂,蔓延,难以阻挡,代代相传。同一片天,同一方地,同一甸草,同一群羊,同一碗酒的和谐美好,早已被仇杀消解。然而,当这种厮杀,被深深的仇恨驱使,不经意间闯入鄂尔多斯,闯入一种大美之境,那仇的根却被悄然消解融化了,成为仇杀者生命与灵魂的永久安息之地。这不知是仇杀的宿命,还是天意。

$Xe*?M,r6b Wq.CV0

_ y2kL"Of0总之,成吉思汗就这样来了,来到了鄂尔多斯。

jcf:vs;s0 第一私募旧资讯@2XEL(b

是为了借道,要去教训西夏人。本来,前世无冤,今生无仇。那一只蒙族的商队,奉大汗之命,不为占有,不为掠杀,跨过亚欧大陆桥,不过是想趟出一条新的丝路,为遥远的西方,带去一种真诚的东方文明。然而谁知,真诚被亵渎,花刺子模的的守将,却用对远道来客的血腥,证明自己的高傲与藐视。成吉思汗怎能袖手旁观,视而不见。西征,是为了一个民族的尊严,更是仗义;借道西夏,是一种战略,也是一种信任和尊重。然而,不仅是拒绝,可恶的西夏首领,还与金朝结盟,刁难这支势不可当的西进大军。一仇未了,一仇又生。成吉思汗和他率领的二十万大军,以横扫千钧之势,节节西进,占领了中亚细亚,直抵欧洲东部和伊朗北部。在他们以战胜者的昂扬姿态,高奏凯旋,班师回朝时,西夏的命运,就几乎就成了一种历史的定局。第一私募旧资讯EYXefW.L

Z9DV1i x0可是,大汗和他的大军,经过了鄂尔多斯。第一私募旧资讯J!^ ss!j

第一私募旧资讯0v6h8h"W] mE;_e

季节正好,心情正爽,阳光清新而艳丽。苍鹰悬浮于云霄,轻风有序地吹过,送来习习清凉,成群结队的牛羊,追赶着满地茵茵的青草,不一定是吃,可能还有某种欣赏。草间有花,红的,蓝的,淡紫的,朵儿不大,都在竞相绽放。杨树和桦树要高大得多,亭亭而立,枝繁叶茂,铺陈着一种庄严的仪仗。牛羊游弋于树草间,湿地旁,悠闲地觅食,动物与植物间,不是简单的相生相灭,而是一种生命的亲近与承接。远处的黄河,和它的迂回盘绕;脚下的翰难河,和它的浅吟低唱,还有响沙湾的鸣响,都是一种默契,天地人和的默契,仿佛汉高祖高唱的大风歌,在与大汗的凯旋和唱。不要以为,阿尔寨的石窟,那些喜怒哀乐的面孔,只是一种冰冷的守望。其实它们的心是热的,一副副肃穆的神情,都写满了对大汗的顶礼膜拜。温馨是天然的,有一种母仪的力量,悄然地浸润着草原,浸润着大汗和他的雄师。不能不驻足,不能不收缰,哪怕是一会儿,才对得起这一份美丽的安祥。第一私募旧资讯C+g$hU\1w5KbR

O1?)h^1ZtF8M,[,G(C T'[0就是在这时,大汗的神鞭滑落了;不,应当是出发了,另一种姿态的出征。细长的神鞭,从那双铁钳般结实,紧握了几十年的手掌中滑出,擦过神马长长的鬃毛,悠悠地,轻轻地落在地上。先还被一些草叶托着,忽闪忽闪;然后,才慢慢地安静下来,枕着广袤的草原,仰望着马背上的大汗,和他威严的雄师,显出一种安然小憩的样子。一种触动,绊着了大汗的灵魂,轻轻地,却很有力,由里到外,由深入浅,不容回避,让这个叱咤风云的绝世豪杰,也变得拥有一种少有的柔软。也许,从悠然坠落的神鞭中,他已触摸到了某种召唤,深厚的,神性的。他正了正神,环顾四周,又看了看滑落于地,安祥地枕草而憩的神鞭,像是对天,又像是对地,或者对与他浴血多年的将士,低沉地,深情地,坚定地说道,将来我死后,就葬于这里。第一私募旧资讯t5nx|B:`7Y"hI9C

h"} F&NC(_3J0是啊,将来。也许是三五年,也许是十年八载,生不过是一个过程,而死却是一种必然的注定。我们的大汗,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受到生命的漫长与短暂,伟大与渺小;再远的征战,都有收缰的时候,再熊熊的烽火,都有息灭的时候,再深的仇恨,都有消解的时候。那滑落在神鞭,似乎是一种的神示,冥冥之中,让我们的大汗顿悟。征战与厮杀,其实还有另一种意义。不是怕累,更不是畏惧。许是厌倦了,或者深深的厌恶。这没完没了的征战与仇杀,太多的血,洗涤了血腥。轻轻拾起滑落的神鞭,继续策马而进。除了西夏,还有金朝,西辽,花刺子模,等等。还有许多的仇要复;不,应当是还有许多的隐患需要消除。因此,征战仍在,厮杀仍在,但那灵魂深处的动力,已不再是单纯的复仇,占领,征服。从此拥兵非好战,恰恰相反,是为了消灭仇恨,消灭邪恶,消灭扩张;是为消灭征战而征战,消灭厮杀而厮杀。大汗的心里,拥有了更多的从容。

.L`6XhWT0 第一私募旧资讯jX%K.sqoFi

不信,请听听成吉思汗那深情的演讲。第一私募旧资讯gq%V tcipw

H er/e$q0也是这片草原,也是一样的阳光。大汗手里紧紧执着他那结实的长鞭,那支曾滑落于鄂尔多斯的神鞭。不是要策马出发,更不是要抽打那些俘虏。虽然,他们已为刀俎之物;虽然,他们的野蛮与血腥,曾经给自己的部族带来那么多的灾难与仇恨。而是要让这鞭充当一种道具,与大汗一道演讲。听众是一群狼狈不堪,等待发落的败兵,还有他们的妻儿老小。不要怪他们的战战兢兢,魂不守舍,这片被仇杀浸渍的土地可以作证,要是在过去,他们的命运几乎只有唯一的选择:男人们像牲畜一样被杀掉,身首异处,甚至用大锅炖烂,用来喂牛喂狗;女人们分给有功将士享用;小孩则发配做永久的奴隶。第一私募旧资讯"N`/T K.E3|![f5Z

U }*lO;u _9m4W0可是,眼前却什么也没有发生。第一私募旧资讯,a2^+C'PR3a!US

^b:{,o3K8t4~4HM0太阳柔和地照耀着草原,轻风吹拂着草甸,牛羊依然在自在觅食。这多少有点让俘虏们感到有些讶异,甚至怀疑有什么惨烈的事就会发生。还是成吉思汗的演讲,让他们解开了这个延续了千年的谜底。大汗轻轻挥了挥手中的鞭子,那支在鄂尔多斯的马背上滑落又拾起的神鞭,坚定而深情地说:你们听着,这是上帝给我的神鞭,让我专门抽打邪恶、野蛮与仇视。我们蒙古民族各部落,本来就是一家人,为什么要那样残忍地杀来杀去,弄得民无宁日呢。今后,如果谁要再呈强凌弱,互相残杀,我就用这神鞭抽打谁,绝不留情。于是,从此以后,我们看到了草原上代代相传,生生不息的好汉三艺,还有悠扬远播的浑厚歌声。不是征战与厮杀,而是一个统一和睦民族的欢庆与竞技。鼓乐助威,琴声悠远,茂草和唱,一代一代传诵的,是这样铿锵的祝词:“你擎起万钧弓啊,搭上了金色利箭;引弓犹如满月,啪地撒放扣环。你能射倒耸立的高山,你能射穿飞翔的大雁。啊,祝颂你啊,生铜熟铁般的力士。”据说,鄂尔多斯的名称,来源于成吉思汗宫帐“鄂尔多”一词,意为有诸多宫殿的地方,而那些八白宫(室),则多为成吉思汗纪念庆典与民族祥和的产物。

Im,J8u*_2EjS0 第一私募旧资讯V%TJ'C#XH!yw*C

此刻,我站在鄂尔多斯的土地,徜徉于成吉思汗陵,思绪被满眼仿真的金戈铁马牵引。不敢贸然而行,怕踩着了成吉思汗的神鞭,那不仅是不敬,而是一种罪过。我知道,它曾经就滑落在这里,仰望大汗和蓝天,枕着几株牧草小憩。只想躬身,希望奇迹会突然出现,那神鞭就在跟前。我会把它轻轻拾起,还给成吉思汗;然后,继续让它充当道具,再听一次大汗的演讲。或者,把那神鞭紧紧执在自己手里,从容面对未来的风雨。第一私募旧资讯'Qm ?Ic5E!~c'[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4 (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