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第一私募旧资讯 >> 资讯 >> 美文赏析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牌痴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美文欣赏   发布者:美文欣赏
热度0票  浏览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8月11日 11:58

5iml0tV|!p8t0@0我在幼小的时候,最爱看父亲玩牌,无论他躲在哪里,我将整个村子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他。虽然我不懂牌技,但站在父亲的身后,只知道他和牌赢钱了,我便眯缝起两只贼溜溜的小眼睛,暗暗地狂喜;他输了钱,我就噘起嘴巴,显出烦闷不安的神情,只要一观战,非通宵达旦不可。因此,乡亲们给我取了个绰号叫“牌痴”。

I;R;cw0t9c)bIw0

-l6TP.[`j,Dp [)t0成年后,我被麻将这一妖精迷住了心窍,为了在消遣中获得可观的收入,我四处拜师访友,希望学到一点“真功夫”,师傅们也面授机宜,毫不保留地教我如何偷墩、换子、装牌……我深谙业精于勤的道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投入艰苦的训练,可由于手脚笨拙,我的十七墩牌还在桌面上,牌友们一个个都严阵以待了,哪里容得我舞弊的阴谋得逞。第一私募旧资讯s8m9M(P:o

第一私募旧资讯4] c4cv!| c,MIpt

在这以后的岁月里,我与麻将形影不离,它几乎成了我患难与共的知己。

p?|0Y Et jkM0 第一私募旧资讯pP$O'Nr gM

曾记得:在我洞房花烛之夜,几个要好的牌友,睁大醉醺醺的眼睛不忍离去,硬是要陪我把牌瘾过足。开牌后的两三夜,年轻的妻子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她很想劝牌友停战,但羞于开口提一个“睡”字,只好默默地忍受着这无情的折磨。以后,这些不速之客,不等太阳西沉,就争先恐后,不约而同地来到我的住所,采取车轮战术,好像要致我精神全面崩溃才肯罢休。我也不甘示弱,“你寻上门来,我便来个关门打狗,坚持就是胜利,打就打,谁怕谁”。我思忖着。房间里,牌友不断,麻将不歇,像这样,一直熬过了十二个夜晚,把我折腾得筋疲力尽,瘦骨嶙峋了。现在看来,这或许是我年轻时创造的挑灯夜战的吉利斯纪录吧!第一私募旧资讯2\ VI)G6jt^

第一私募旧资讯C)L&n$~f)T j

八十年代初,妻子吩咐我到采购站去售棉花,我架着牛车拖起就走,这满满的一车花,成了我全家的精神寄托。出售后,领到了五百多元的现金,这在当时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我心里比吃了蜜还甜,仿佛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把钞票数了一遍又一遍,然后紧紧地攥在手中,生怕它长翅膀飞了。

.d0Y:?#Y C%n&]0Pu B0 第一私募旧资讯%{)N1s-Ps*Z"@F

我赶着牛车打道回府,一路上,我歪着脑袋,叼着香烟,信口哼一些不成调的小曲,谁知道:半路上杀出几个“程咬金”,他们硬拉我去朋友家玩牌,啊,情投意合,这哪有不助兴的道理呢?第一私募旧资讯i'x r*FS

第一私募旧资讯H\e l7d8D0Kv

我在屋后的柳树上拴好牛,顾不了它的饥渴,酒足饭饱后,就和牌友们开战了,唉,手气真差,天亮了,钱光了。到屋后一看,只见牛绳不见牛,它挣脱羁绊,自谋生路去了。

FuN~*x{(|0 第一私募旧资讯2^ nP}n4s o&K

我耷拉着脑袋,走在回家的路上,妻子找到了我,急切地问:“牛呢?”“它在半路上像发疯一样,抛下我,跑了,害得我一夜都没找着。”“跑到哪儿去了?”“在地上,还飞上了天不成!”输了钱,我阴沉着脸,没好气地回答,“卖花的钱呢?”“掉了。” “掉到哪里了?”我不好意思作答,妻子再三催逼,我火了,怒气冲冲地说:“掉到牌友的口袋里去了,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找牛去!”这先声夺人很凑效,妻子听我歇斯底里地一阵吼,就不再吭气了,卖棉花的事便不了了之。第一私募旧资讯;cj_zO m

[M,r;OKj3@&d1d0第二年的金秋时节,我家四亩八分地的中稻喜获丰收。打场后,这四千多斤稻谷摊在集体的大禾场里。由于运距远,加之妻子劳累,无法搬回家。这时的我正在麻将桌上鏖战。说来也巧,这老天爷什么事都像和我过不去,一眨眼功夫,风前脚走,雨也后脚就到了,且倾盆而来。妻子无奈,只好把它聚拢,再用稻草盖在上面。这如麻的雨一下就是整七天,等到云开日出,掀掉稻草一看,啊!谷堆上像黄山的晨景烟雾缭绕,谷子已长芽发青了。一摸,炙手可热,这金灿灿的口粮变成了下秧的种子!回家后,我撒了眼。妻子哭丧着脸说:“这是我一年辛辛苦苦挣来的全家的口粮啊,怎么办啦?”我安慰道:“有办法,我们家不是有一亩地的鱼苗池吗?干脆把这已变质了不能食用的二千多斤粮食掀到池里喂鱼算了,草鱼尤其喜食这发了芽的谷子。”

9v`1P6l+R8mI!Wm W#?0 第一私募旧资讯w(\h/?[4K1pU

次年春天,鱼苗喜获丰收,总算捞回了一点损失,我开导妻子说:“无论遇啥事都要保持冷静的头脑,你现在总该明白‘塞翁失马,因祸得福’的道理了吧!”妻子这才勉强附和着笑了。其实,草鱼苗并没有吃掉我倒下的这批粮食,只能算是掩妻耳目罢了。三月间清池,我怕妻子发现后伤心,只好挖了一个大坑,把这变黑发臭的粮食像秦赢政坑儒一样把它埋掉了。

)E@ Y@:on8S0 第一私募旧资讯 \,~\ K;ta1^^

纺织娘,没衣裳;卖盐的,喝淡汤;种地的,缺口粮,我这苦到哪里去诉呢?

2[y`~0X+d!M,iY0

CT+WRtM0一九八四年,我采取借贷的方式开起了餐馆,正儿八经地做起了生意。由于我的同学、朋友都在乡、村任职,所以捧场的人也多。一旦时间,车辆盈门,生意火爆,收入颇丰。一出门,逢人都称我“郑老板”,我便得意忘形,好像升到了云里雾里一般。牌友们见到我,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见到了财神爷似地手舞足蹈。口袋里有了活钱,哪有不赌的道理,只怕牌打小了我不乐意。

v:D/N{!A&DY0

p;w? S~%O],_+B8k'G0好景不长,大把的现金竟不翼而飞了,连买菜、购物都变得紧张起来,我只好低三下四地去赊欠。妻子感到不对劲,“这么好的生意怎么不见钱呢?”她想探个究竟。一天,妻子带上开好的票据去找乡村干部结帐,干部们苦着脸说:“不好意思,钱早就被你家的老板转到他人的帐上去了,现在还倒欠我们一笔债呢?”这时,妻子才恍然大悟。后来只好以肉酒鱼饭来款待客人,去抵偿这笔麻将债。

~&n2t!@;NM^T-B0 第一私募旧资讯.D1oB,mCw-w

如实说,我财运欠佳,螃蟹下油锅,活得少死得多。第一私募旧资讯0\ g/?:l._3w

第一私募旧资讯zr [X3t4`2?;j D

一天,忍气吞声的妻子终于发怒了:“你一有钱便不顾家人的死活,像被疯狗咬了一样地日夜不归家。”这话恰好被门外路过的牌友听到了。晚上,他们三五成群,带上礼物,听说我被疯狗咬了,纷纷前来看望我,硬是拉着我要到医院就诊,弄得我与妻子面面相觑,啼笑皆非。第一私募旧资讯N#L2sD%UWv:qAiI

第一私募旧资讯2O8Nk@0BJ:kE ~

麻将是一出悲喜剧,但悲甚于喜。几十年的麻将生涯,我常常遭到他人的“洗劫”,但从来没有报过案,因为我是自愿的。我把个人的欢乐建立在家庭的痛苦之上,到如今,仍然没能走出贫困的低谷,回忆起来,都得“感谢”这该死的麻将给我的“恩赐”。

#b2_d2z(yv3d0 第一私募旧资讯3n'@|w;j [p.K

“牌痴”,你该“痴”到何时才清醒呢?第一私募旧资讯u:eLx.ue buND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